十景缎 第九十三章

    时间:2017-12-07 小慕容笑道:「啊,石姑娘她说了这么多啦?那么前面的事我倒省下口舌啦。」
      说着顿了一顿,道:「这唐非道当真厉害的很,我根本打不过他,短剑也被他弹指震断,华家妹子跟石姑娘她们已有敌人包围,只好一路 逃。
      好在他轻功没比我高,他追不上我,我摆脱不了他。逃到外头那几个洞窟时,我突然想了个主意,一边跑,一边把油灯打灭。明着打我敌 不过他,如果摸黑过招,倒还可能取巧。「
      文渊道:「你不熟附近地形,一片黑暗中,岂不是十分危险?」小慕容道:「我本是想如果不成,就趁黑偷偷溜走,不料跑到了这个死胡 同,前面没路,跑也跑不掉,打又打不过……」正自说着,见到文渊神情紧张,不禁微笑道:「你说,我该怎么办啊?」文渊沉吟道:「这可 当真为难。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我跟他勉强拆了几招,趁机把这里的油灯也打灭了,都瞧不见对方,可是我还是逃不开。那时我想了个把戏,故意被他的掌 力扫到,假装重伤不支,倒在地上,找机会反击。」
      文渊叫道:「小茵,你武功不如他,这不是太危险了么?」小慕容道:「我也没什么把握,只有听天由命啦。那唐非道也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受了重创,点明了一盏灯来看,故意来对我毛手毛脚的。我看他有些试探意味,知道他还没相信,乾脆演得像些,稍微挣扎一下,再哭一 下,他就当真信啦。」说着伸伸舌头,笑道:「你见过我装哭,该想像得来罢?」
      文渊忍不住道:「小茵,你这可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,要是他点了你的穴道,那不是万事休矣?」小慕容笑道:「我看準了他是个大色鬼 ,决不会点我穴道的。」
      文渊奇道:「这是从何说起?」小慕容道:「一来他无遐想到,二来……」
      说着脸颊微红,道:「你说,我跟你做这事的时候,要是我动也不动,你不扫兴么?」
      文渊一怔,这才恍然,笑道:「可以想见。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虽说我是使计,但要给他这样佔便宜,可真是气死人了。
      这个唐非道粗暴得紧,把我的衣服扯得乱七八糟,还一直压在我身上。我瞧时机差不多了,就趁机踢了他一记。「文渊道:」唐非道内功 深厚,这一脚真有用么?「小慕容一扬眉,笑道:」有用得很,我踢他下阴。「
      文渊「啊」的一声,道:「原来如此,这可就太狠了些。」小慕容道:「他自己起了歹念,我可不必对他手下留情。他那时正兴奋着,这招撩阴腿踢了下去,那一声惨叫可也吓了我一跳。」文渊向唐非道的尸身望了一眼,道:「难道这一踢便将他踢死了?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也没那么容易,他中脚之后,只是哀嚎仰倒。我赶紧翻身起来,出指点他膻中穴,谁知道他突然反出一掌,打中了我的腰边 .好在我那一指先行点中,他的后力不足,不然那一掌说不定会要了我的小命。」说话之间,脸上神情余悸犹存,轻轻拍了拍胸口。
      文渊听她说得轻鬆,却仍是听得提心吊胆,明知小慕容有惊无险,但是面临失身之危,如果这一击没有奏效,要面对的便是无情的蹂躏。 眼见小慕容全身上下衣衫褴褛,更是心疼,轻轻抱住小慕容,柔声道:「小茵,都怪我没能好好保护你,让你身处险境……」
      一句话尚未说完,小慕容右手两指封在他嘴唇上,娇柔地轻轻微笑,说道:「我才不用你保护呢,你敢看不起」大小慕容「么?」文渊在 她指尖轻轻吻了一下,笑道:「不敢,不敢!」
      既已平安找到小慕容,文渊接着便想到华瑄,当下跟小慕容说起。小慕容听到韩熙和华瑄一路,登时皱眉,说道:「这可教人放心不下了 .」文渊道:「韩师兄武功修为甚是高明,保护师妹应当不成问题。只是要救出任师叔,非得要大家聚在一起,同进同退,有谁落单都对行动 不利。」
      小慕容歎道:「谁担心他武功够不够好啊?我只怕华家妹子心地太好,又没见过世面,怕要吃些亏呢。」文渊一怔,道:「却是为何?这 我可不懂了。」小慕容在他额头上轻轻叩了下,笑道:「你们师兄妹两个一样没心机,当然不懂啦。
      别说啦,我们快去找人。「文渊虽觉莫名其妙,但是也不多问,和小慕容齐步去探寻其他通道,心中暗道:」小茵也真奇怪,总是对韩师 兄有所不满,倒不知师妹又觉得如何?「
      当时石娘子等人在地宫后殿陷落机关,地洞之中,除了皇陵派门人,又有龙宫派、神驼帮诸人伏击,加上几名锦衣卫中的高手,迫得众人 手忙脚乱。其时华瑄正与狻猊、趴夏两太子交手,又有一名锦衣卫在旁伺机攻上,眼见小慕容引走唐非道,却无暇跟上,在一片混乱的战阵中 与石娘子等四女越离越远,到后来变成了自己一人身陷重围。
      她凭着八方风索招数凌厉,一时得以自保,却是不由自主的着急,心道:「我只有一个人,怎么跟这么多人斗?跟不上石姐姐她们,我也 不知道该怎么走……」
      正当处境凶险之时,韩熙仗剑冲至,逼退数敌,叫道:「华师妹,往通道走!」
      华瑄正没主意,见到韩熙来救,不假思索,便往身边最近的一个洞道中奔去。
      韩熙一边断后,一边跟上,到了洞道彼端,韩熙陡然朝通道中掷出一物。猛地里听得一声巨响,阵阵浓烟瀰漫,尚在通道中的狻猊太子等 人出其不意,个个类流满面,咳嗽不止。
      华瑄呆了一呆,道:「韩师兄,你这是……」韩熙已冲了过来,挽住她手臂,低声道:「只能挡他们一阵,快走!」华瑄身不由主,被他 拉着朝另一通道中疾奔而过,全不停步,接连走了四五个石窟,所过的岔路繁杂,狻猊太子一众再难追上,这才缓下脚步。
      韩熙眼望四周,道:「眼下暂且是安全了。」华瑄定了定神,回头望向来处,只见洞道深长,所处石窟之中,通道共有四个,又有三面铜 门,该往哪里走,当真全然没个头绪,心中不觉担心,心道:「跟慕容姐姐她们都失散了,该怎生是好?」
      韩熙见她脸色困惑,当即淡淡一笑,说道:「华师妹,不必怕,咱们一起走,去找石庄主她们。」华瑄点了点头,却难掩心中的不安,低 声道:「我们得要小心点,这里……这里是地底,要是迷路了,那……那就糟了。」
      韩熙道:「有我在这里,华师妹儘管放心。」
      两人来回穿梭于石窟通道之中,偶尔遇见几名皇陵派、龙宫派、神驼帮的寻常角色,都被韩熙出手制伏。走了许久,週遭便是一个个石窟和洞穴通道,景色几无差别。华瑄走在韩熙身边,只觉走来走去,总像在原地打转,忍不住道:「韩师兄,我们好像真的迷路了。」
      韩熙瞧着她的脸,微笑道:「这里是皇帝陵墓的地下,现下走不出去,莫非是有鬼魂作祟么?」华瑄「啊」的一声,颇有惊恐之意。她年 纪尚轻,稚气犹存,对于魂灵幽冥之事,本是有些畏惧。此时身在陵寝地下,四周空空洞洞,寂然无声,本就有些令人生惧,韩熙这一说,华 瑄更觉週遭鬼气森森,寒意大增,慌忙说道:「韩师兄,你……你别乱说啊。」
      两人正在一条通道之中,忽然週遭渐暗,前头一盏油灯燃尽,火光熄灭,虽然尚有两盏油灯远远点燃,通道中却大为阴暗。华瑄不自觉地 轻呼一声,刚刚才说到个「鬼」字,油灯便灭,心中不免有些害怕。韩熙笑道:「华师妹,你真会怕鬼吗?」华瑄嗫嚅地道:「不……不会… …」
      不料话才说出,又是一盏油灯熄灭,紧接着第三盏、第四盏,剩余的油灯火光也是渐趋黯淡。韩熙皱眉道:「怎地这等凑巧,灯火都烧尽 了?」华瑄急道:「韩师兄,我们得快点走……」
      最后一盏油灯随即灭了,只在片刻之间,通道中一片漆黑,全无半点光亮。
      这地洞极宽极广,皇陵派却无多少人会时常留在这里,自然不可能随时点着灯火。韩熙、华瑄二人所处之地,正是地洞中甚为偏远之处, 皇陵派也不常步及,油灯并未添满,烧得久了,灯油耗尽,是以一一熄灭。
      地底下毫无光亮,两人登时身处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华瑄一惊,伸手入怀,想找出火折点着,却没带火折火石,问道:「韩师兄,你有 火折子吗?」韩熙说道:「没有。」
      身在不见天日的地底,失却光亮,华瑄焉能不怕,急道:「那……那该怎么办?韩师兄,我们必须想法子才行。」韩熙嗯了一声,并不答 话。黑暗之中,也看不到他神情如何,是否担忧。
      华瑄努力思索一阵,道:「这个地洞这么大,其他地方或许还有灯火,我们慢慢往前走,小心探路,总会找到有火光之处。」她话说出口 ,韩熙却没回答。
      华瑄微微一怔,低声道:「韩师兄?」
      眼前全是不见尽头的黑,华瑄完全不知身旁情况如何,又不闻韩熙回应,心中紧张,声音更低,颤声道:「韩……韩师兄,你在这里吗? 」
      忽听韩熙的声音自耳后响起,说道:「华师妹,我在。」华瑄一听,舒了口气,回身说道:「韩师兄,你别吓我啊……」一回身,正好碰到一物,撞到了韩熙身子。华瑄一慌,连忙退开一步,转过了身,低声道:「韩师兄,我们走罢?」
      她正要起步,突然两条手臂伸出,缓缓放在华瑄腰际。华瑄全没意料,被韩熙稍一使力,身子被他向后一拉,背部已靠在他身前。华瑄登 时又羞又惊,低声叫道:「韩师兄!你……你别这样……」
      她羞急之下,连忙去推韩熙手臂,韩熙却紧紧从华瑄后面搂住了她的柳腰,轻声道:「华师妹……」将脸往她的一头乌云秀髮轻轻磨娑, 缓缓吐了口气。华瑄手上没使内力,这一下没拨开韩熙的手,更是羞得双颊绯红,不知所措,低声道:「放开我……韩师兄,你别闹了,我… …我会生气喔!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