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六卷:第三章 犬族夜宴

    时间:2017-12-07 围着烧得旺盛的营火,犬族的宴会正欢欣鼓舞地举行。以前我在南蛮时,听白澜熊说过,兽族的晚宴常常会让女战俘或女奴隶出来表演节目,以娱嘉宾,不过当时四大兽族进攻羽族,没有携带女奴随队,而羽族的女战俘又反抗强烈,不可能出来表演歌舞,实在很遗憾。
      当时,他一面和我饮酒说话,一面好整以暇地看着场中的轮姦大会,一声声野熊嚎叫、女子悲泣传来,那个场面着实令人印象深刻。
      不过,那些都是在南蛮时候的事了,四大兽族人强马壮,才有办法在宴会中弄出节目,犬族的村落不过寥寥数百人,妇孺都在忙着烧烤料理,连一分闲空都没有,哪可能下去表演歌舞?那团营火可以说是白升了。
      宴会上的料理,全都是犬族战士打来的野味烧烤,大只的山猪剖开洗净后,往腹内塞盐;小只的鸡鸭则整个包在盐块里,送入火堆中烧烤,出来之后的烤肉虽然鹹了点,可是配上犬族自酿的水果酒,却是相得益彰,颇有一番大块吃肉的豪迈风味。
      负责从大烤窑中取出烧肉的,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犬族少女。这里物资缺乏,她们身上穿的衣服也极少,像样一点的,还缝补成衣裤的形状;那些明显家境不好的,根本是直接拿两团破布,往胸口、胯下一缠,走起路来,尾巴随着裸露的屁股一下一下摇摆,乳浪臀波,说不尽的春光绮妮。
      每一个犬族战士都单独分开坐,低头跪在他们身旁,忙着斟酒、送上烤肉的妇女,似乎是他们的妻儿。女人与小孩在这里甚是没有地位,虽然烤肉是由她们手上递给一家之主,但自己却不能沾口,都是由男主人乱啃一番,把最多肉的部位啃去后,才把带残肉的骨头往后一扔,由妻儿分食。
      以前在南蛮做买卖的时候,我一个人类不会被邀请到兽族的宴会上,所以这等未开化的蛮荒风情,虽然听闻已久,却是直到今日才有机会目睹,着实让我见识了一番。
      阿雪虽然是女性,但因为是客人,所以不用学着趴跪在地,只是把座位设在我后头,但有一点她是傚法那些犬族战士的,就是把一块一块的熟肉,扔给旁边的紫罗兰,让那头豹子大快朵颐。
      黄石村长让莎椰来向我们说一些本地传闻,她来到东海快二十多年,讲起各式各样的传说故事,听起来还真是天花乱坠,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      传说,古早时代,东海曾经有过巨人族,当大地上的暴君意图将其魔掌伸向东海,派出庞大军队侵略时,东海的海民请求巨人族相助,巨人们在一夜之间覆灭侵略者的大船队,阻止了暴君的野心。
      传说,在五百年前,有一名非常恐怖的魔枪骑士,为了真爱,在大地上掀起惊涛血雨,最后被整个大地的高手狙击围杀,在经历多场死伤惨重的血战后,单骑突破数十万大军的包围,在东海之滨,面对着茫茫大海,引颈自刎,此后,每逢月黑风高的夜晚,这名无头骑士就会出现,找寻失落的头颅……
      传说,在这无边海洋的某处,有一块仅仅一坪的海岸线,直通深海底下,一座海神的宫殿,里面藏着无数的金银财宝、珍珠玛瑙,只要能够去里头随手抓一把,肯定一世也无忧。但要到达海神宫殿,不但有着重重天然海险的阻隔,还有海神的黄金守卫,任你再强也难越雷池一步。
      发财,是最简单的冒险原动力,在这片神秘而深邃的大海上,发财的传说不只是海神宫殿一个,谣传只要在日月同天的那个雨夜,走上彩虹桥,来到七色光华的尽头,就有一片万亩黄金之海,可以任人搬取,但千万切记要在虹桥消失之前离开,否则就会永远被留在黄金之海,被同化为黄金的一部份。
      「……还有,在海上的浓雾里,会有幽灵船,如果有人能无惧幽灵的可怕,登上船去与他们立下禁忌契约,幽灵们就会满足立约人的一个愿望。」
      莎椰确实是一个说故事的高手,这些美丽而奇异的传说,听得阿雪啧啧称奇,忙不迭地拍手叫好,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些故事中的大多数,可笑得只能拿来骗骗小孩子,根本就不切实际。
      就好比这什么幽灵船吧,对一般人来说,幽灵船或许诡异神秘,无影无蹤,但只要找来几个够级数的死灵法师,在大海上乘船追蹤阴气,要找到幽灵船根本轻而易举,毫无神秘面纱可言,甚至自己如果够本事,搜集一批死灵来,马上就可以自建幽灵船,哪有什么好惊奇的?
      会被这些东西给迷倒,如果不是阿雪这样天真的个性,就是作发财梦作到疯的投机客,我自认不是这两者之一,所以关心的目标,仍是当前的处境,趁着莎椰的话到一段落,我轻咳一声,问说不久前曾经听到,我们一行人是被「巨头神」送来此地,不晓得那个神明是什么东西?
      提到巨头神之名,莎椰露出了相当敬畏的表情,回头向老村长看了看,等到老村长同意后,才向我们进行解说。
      「巨头神是一头万年巨龙,从许久许久以前就在东海活动,体积庞大,总是伴随着暴雨、狂雷一起在怒海中出现,人们都相信是掌管雷和雨的神明,在各地祭拜着……」
      也就是那晚暴风雨中,我们所看到的那头巨大鲸龙,这种被称为巨头龙的海龙,是极其稀有的龙类,寿命极长,根据典籍记载,它也应该是海洋世界最硕大的生物,是否真的能够操纵雷雨,影响天气,目前尚无法调查,但只知道巨头龙平时都在高压、黑暗的深海中栖息,很难得到海面来活动,我们能够那样子遇见它,基本上实在不可思议。
      「关于巨头神还有个传说,就是人们都相信主持海上的公平与正义,如果有恶人乘船出海,就会出现给恶人惩戒,把恶人葬身于冰冷的海底……」
      莎椰说到这一段的时候,表情有些尴尬,一双犬耳也垂了下来,因为我们一行人就是被巨头龙击碎船只,所以才漂流海上,也是因为如此,当我们被犬族人在海岸边发现时,受到不甚友好的对待,全靠阿雪的亲和外表、茅延安的三寸不烂之舌,这才让犬族人愿意不下杀手,改为收留。
      「不过,那一定是因为弄错了,因为法雷尔家族的人都是好人,不会受到巨头神的惩罚,一定是因为船上有其他的恶人,所以才会招至巨头神的愤怒……法雷尔将军能够飘到我们公园岛上,同船的其他人却葬身海底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」
      黄石村长村长巧妙地急转弯,把尴尬的气氛妥善处理,这是很不错的一着,而我之后追问的,就是目前这座岛的对外状况。
      得到的结果,情形比想像中更糟,犬族本来就是为了避世,所以才躲在这里,当然不会留一条明显通道给人走,所以这里是完全地对外断绝联络,外头的人甚至不知道这里有一个犬族村落。
      情形真是恶劣,儘管我不太相信黄石老狗的话,但阿雪与茅延安的点头,却让我知道他们这两天在附近走动,得到的也是同样结果。
      这下子,连我也觉得傻眼,千里迢迢来到东海,是为了冒险与建立功业,不是为了漂流到孤岛,在一片蓝色珊瑚礁当中,过着遗世孤绝的退隐生活。
      「对了,船……这里应该有船可以连到外头去吧?等到天气晴朗以后,我们想要回到外头去。」
      得到的答案同样不理想,前天晚上的那场风浪也侵袭了沿岸,将停靠在岸边的大小船只全部吞没打毁,所以目前连外出捕鱼的小船都没了,即使有也不可靠,因为只要行出半里,岛外的珊瑚礁群中有暗流与漩涡,更别说那些伏在水面下的礁石,没有相当规模、不够坚固的船只根本就航不到外海。
      这个消息听在耳里,不啻是晴天霹雳,但这次我却感到有点古怪,因为这个口口声声说要报大恩人恩情的老狗,现在却完全把我的需求给堵死,一点也没有主动提供协助的表示,这点无形中已经透露了某些讯息。
      「能否请大家帮我造条船出来呢?我看这座岛上的树木又高又大,砍伐下来作船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」
      「大恩人的孙子有这要求,我们当然愿意,可是造船需要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头……能不能帮我们村子一个小忙呢?」
      「哦?你们要我作什么?」
      「法雷尔家的人一向武勇无双,将军是源堂大帅之子,虎父无犬子。我们这座岛上近两年来有些野兽骚扰,如果将军肯出手替我们打发,我们整个村子都会感谢将军的。」
      这座岛屿和外头隔绝,没机会接到外界讯息,所以不知道我虽然是法雷尔家的嫡传独子,却完全没学到半分家传神功的消息,也才会蠢到在这种时候向我求援。
      以平均战力来估算,犬族虽然远远不及豹族、狼族、熊族这些兇猛族类,但怎么说也好歹是兽人一支,和寻常的野兽搏斗起来,一个正常的犬族战士可以搏杀森林里任何正常野兽。会让他们感到棘手,并且往外求援,那些野兽一定很不寻常,至少……大只到会一口把我咬掉半截。
      要请人去卖命,还说得这么客气,这条老狗难道以为我脑子里头装狗食吗?
      法雷尔家的人,尤其是男人,从没出过羽霓羽虹那样发正义春的英侠,要找我们卖命,起码得……
      (不妙!)
      我忽然发现,坐在我身旁稍后的阿雪,开始两眼汪汪地拉我的袖子,可怜兮兮地咬着下巴,就是一副哀求我答应的样子。光看这模样,就知道她这两天一定被作过工夫……我这个胸大无脑的女徒弟,一点都学不到狐狸该有的奸狡,只要人家带些老人小孩到她面前哭诉,说些悲惨的苦状,她的眼泪就像小溪一样猛流,连吃大便都愿意,根本不知道被人利用。
      (黑魔法师……还是死灵法师里头居然养出这种人,让伊斯塔人知道,一定会笑歪嘴巴的。)
      我心中懊恼,但转念一想,顺势而为或许也不错,横竖我们在这座岛上人单势孤,想要脱困,就一定要借助这些犬族的力量,而即使我们要自力救济,那也要探过一遍岛上有什么东西,所以……
      不过,现在是不成的,这个时间点实在太烂,主动权全部被抓在对方手上。
      我如果要答应这个要胁,一定要尽量大捞好处,决不可能就这么任人宰割。
      因此,我只是哈哈一笑,站起身来,朗声道︰「这个意见实在不坏,我也很乐意为大家作一点事,不过今晚夜色已深,我饮酒过度,神智不清,这些问题我们明天再来讨论吧。」
      坠海漂流所受的风寒,让我连昏了两天,现在虽然清醒,还是有点头重脚轻,我本来想和阿雪睡上一晚,看看能不能补补元气,但是她却很亲热地跑去和莎椰一起睡,并且说这几天都是这样。
      妈的,一头母狗和一头母狐狸,两头母的能搞出什么好东西来?
      犬族人替我安排了住房,半穴居的土茅草屋,一进去就闻得到一股泥巴味,闻起来不算什么好气味,而过于潮湿的感觉也让皮肤很不舒服,想到犬族的嗅觉是人类几百倍,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在这种环境生活的。
      室内除了一张黄土床,就没有别的东西,躺在那张土床上,唯一的被子是张发霉草蓆,犬族人无分男女,皮肤上的兽毛就有保暖作用,但人类可没有这好处,滨海地方本就潮湿阴冷,我死搂着草蓆,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      (妈的,又不是冬天,怎么会这么冷?保温保得那么差劲,难怪我昏了两天醒不过来,这两天他们把我放在哪里?靠什么保暖?哎呀!该不会把我给丢在牛棚里头,让我和母牛睡吧?)
      一时之间睡不着,我脑里胡思乱想,一下子惊得坐了起来,这时,房子的草门推开,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进来。
      「谁?」
      「汪……是我。」
      声音楚楚动人,人类语咬字清晰,单单是这样,我就知道来者正是我在等待的人,点亮床头的灯火,在摇曳的火光中,我看见莎椰苗条而不失成熟气息的少妇身影。
      「雪姑娘已经睡着了,我刚刚想起,人类住这种地方,怕您会不习惯,我特别带了一条被子过来,请您……」
      莎椰手里拿了一条鹿皮毯,虽然说是真材实料的兽毛,但上头的毛却像黄石老村长的狗头一样脱毛大半,看上去实在让人想歎气。
      「算了,好过没有,请把东西给我吧。」
      我指指床上,要她把被子放下就好,莎椰却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,臀后尾巴随着急躁心情而来回摇摆,明显是会错了意。
      「喂,你搞错了,我是说被子放在这里就可以了。」
      我一面说,一面却想这犬女似乎没有多少床第经验,莫非是老公死得早,所以没能体验几次男女欢好吗?如果是这样,老天还真是送了个不错的机会给我。
      正想着这问题,抱被子过来的莎椰,却好像紧张过度,脚底一下踉跄,整个人扑跌过来,和我撞了个满怀。
      「啊!」
      手仍抓着被子,莎椰整个身体扑靠在我身上,丰满的胸部就在我眼皮底下,透过那个手工粗糙的胸兜,我清楚看见那个把裹胸布满满撑起的浑圆双乳,在上下弹动。
      性感诱人的景象,让我口乾舌燥,胯间一阵冲动,下身很快就有了反应。莎椰正扑在我身上,柔软的右乳压在我胸膛,没有半丝布片遮掩的小腹贴在我两腿间,我勃起的反应,这名秀丽的犬族少妇绝对感觉得到。
      不想做得太过急色,让落网的鱼儿跑掉,我起初还想控制自己,不让勃起的反应过于明显,可是莎椰那一双结实的粉乳,随着呼吸一起一落,摩擦在我手臂上,弄得我心猿意马,裤裆里的肉茎不顾一切地直翘了起来,就顶在莎椰平坦的小腹上。
      一切已经发生得那么明显,但却奇怪,莎椰一点反应也没有,像是什么也没发现地看着我。
      「法雷尔大人,我……可以起来吗?」
      口中这么说,我却感觉不出莎椰有什么惊怯反应,为了证实这一点,我的手动了一下,原本扶在她腰上的左手,顺势移到她平滑的小腹上。
      这是试探动作的第一步,当莎椰没有什么抗拒,我的双手都动了起来,往上穿过莎椰的腋下,碰到了她圆润双乳的外缘,轻轻移动掌心,摩擦着她结实有弹性的粉乳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
      「如果我说不让你起来,你可以不起来吗?」
      「哪、哪有这样的……」
      都已经到了这种局面,就算她要起来,我也不会答应了,索性单刀直入,一手握住了莎椰的圆乳,而莎椰只有轻微的扭动身体,低下头任秀髮遮住了脸,却没有其他剧烈反应。
      明白莎椰的默许,我一双手便肆无忌殚,恣意揉捏起一双丰满酥乳,莎椰轻咬着唇,身体轻轻地颤抖,一对浑圆乳房在我手中,就像麵粉团一样,随意被捏扁挫圆。
      「法雷尔大人,这个样子……不好的。」
      「有什么关係?你公公不是说,为了报答大恩人的恩情,这里我可以随便玩,当作是自己家一样吗?」
      说着调笑话语,我一把将莎椰抱起来,让羞涩不堪的少妇坐在我大腿上,顺势伸手到她背后,解开了裹胸布的绑缠,拉开那块棕色的粗布后,那两只圆滚滚的酥乳,就像刚脱笼的小猫般跳了出来。
      犬族妇女终日劳动,加上先天的血统,没被兽毛遮掩的肌肤,都是健康的浅棕色,称不上雪白柔皙,可是却相当有弹性。乳房也是一样,而经过刚才的摩擦,乳蕾已经突起,粉红色的一颗,如花儿的蓓蕾,象徵着正值青春的肉体,而粉嫩的颜色,则是说明没有被舔吮过多少次的事实。
      「可是,村长是希望法雷尔大人能够……嗯……帮我们……帮我们除掉那些野兽……那才能让你……嗯……别捏得那么用力……」
      「呵,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帮你们做事,那不是应该更卖力招待我吗?不然我怎么肯答应为你们卖命呢?」
      我捧着一双结实却不失柔软的玉乳,一下一下重重地捏着,少妇的丰满而富有弹性,在陌生的男人手中变形,却又顽皮地迅速复原,滑腻的乳肉在男人手指缝隙中绽出。
      莎椰的呼吸明显加快了,两颊酡红,小口小口地呼着热气,酥乳随着我的捧抖,大起大落,不停地颤动;看到她这副骚媚的样子,我也按捺不住,双手抱住她的屁股,使劲揉了起来。
    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这样子……」
      莎椰的下身,只是用粗布简单缠裹起来,裤不成裤,裙不似裙,我搓摸几下后,难解心头之痒,便索性半解开她的缠腰布,里头理所当然地一丝不挂。
      茂密的白色犬毛,在大腿末端止住,我抚摸着光裸的嫩臀,顺着屁股曲线摸下去,赫然发现莎椰下体已经水淋淋的一片,中指拨开花房的兽毛,顺着肉缝按进去,只感到少妇的湿蜜花房里,火热得惊人。
      虽然遇到海难时受的伤,让我仍有些疲惫,但此时却是谷精上脑,迫不及待地脱光我和莎椰的衣服,裸裎相见。
      莎椰赤身裸体,却仍不忘向我套取承诺,两手环捧住结实的乳房,犬尾猛摇,迟疑道︰「如果我们……交尾了,法雷尔大人真的肯帮我们去……」
      「交尾?我喜欢这个词,其实你何必担心那么多,既然今晚是你自己的公公让你来,你就应该相信他的判断,别再想那么多了。」
      莎椰的惊讶表情,证明我没有猜错,事实上这也是再好猜也不过的谜题,这村子要钱没钱,除了女人,还有什么东西好当报酬的?只不过我不信黄石老狗会是一个「先送货,再收钱」的好东西……
      现在也不用想太多,莎椰在一阵迟疑后,终于点点头,答应任我摆布。
      「好,你躺到床边去吧。」
      我搂着莎椰的细腰,让她上半身仰躺在土床上,尾巴则是从床沿垂了下来,被兽毛覆盖的大腿轻轻分开。我低头含着她肿胀的乳头,一边用手在她湿润的花房里游蕩,感受那富有弹性的手感,确认那有如母兽发情时的花房,里头已经如此湿润,如此骚热。
      我捧握莎椰的粉乳,笑道︰「你应该很久没有交尾了吧?这次让你好好过瘾一次,见识一下人类的技巧。」
      整个土室里没有其他的辅助物品,我也懒得多花心思,一把搂起犬族少妇的圆润的屁股,让她半个身体平躺,抬起她的两条大腿,很快就调整好了位置。
      「要来了喔!」
      我捧着莎椰肥嫩的美臀,用肉杵前端沾着淫液,轻轻地拨开兽毛,在她花房入口边摩擦,清楚感受到潮湿的花房正一个劲地蠕动,意识到这具女体已是尝过男女欢好滋味的成熟肉体,丰满而结实的肉感,让我再无顾忌,「嘿」的一声,就让肉茎长驱直入,不做半点停留,马上开始抽送。
      「啊……好……感觉好特别……以前从来都没有……嗯……哈……」
      激烈的呼吸喘气,在频频的抽插拍肉声中伴奏,通过莎椰的表情,我看得出来,她对我这样的交尾方式非常满意,因为传统的兽族交尾,直懂得傻傻地直接上,哪会作那么多準备工夫?
      「嗯……好像被电碰到了一样……啊……汪!汪!」
      当我挺进直她的花房深处,莎椰连呻吟的声音都变了调,顺从肉体的本能,间歇地喊着犬音,面色绯红、圆睁着眼睛,张着嘴连连喘息。
      「才这样就受不了了吗?你丈夫以前是怎么搞的?你们犬族是怎么做这种事的?」
      我使劲地搂着莎椰浑圆的屁股,为了不让毛茸茸的尾巴乱甩,我将那又圆又大的嫩臀,使劲箍紧再箍紧,同时则将肉茎不住深插到底。
      「……我……我十岁就嫁给他了……他和我做过两次……很高大、很强壮,可是,不像你那么会交尾……后来,和族人出海作战没有回来……汪……」
      肉茎快速抽动,莎椰肥嫩的屁股也在我怀中激烈套动,一切是那样地合拍,我抱着莎椰肥嫩肉感的屁股,听着她说起与丈夫之间的故事,虽然说到丈夫过世,却只有怀念,而没有哀伤的感觉,显然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
      话题有些无趣,我就不再多说,而莎椰似乎也想藉着久违多年的激烈性爱,来遗忘一些东西,像发情似的,不停耸动着肥圆的肉臀,毛茸茸、湿热的犬户时而收缩、时而绞动、时而用力、时而轻柔,让我体验到非常过瘾的感觉。
      这期间,开放身心的莎椰先后经历了几次高潮,呻吟声音从激烈的犬吠,慢慢变成软弱无力的哼哼唧唧,半躺在床上的丰腴身体,触电似的颤抖不停,摆荡的肉臀一下停止,一下又更用力地颠动起来,每次一动,烫人花房里的滚滚热浪就直流出来,被有心採集的我全力吸纳,补充失去的元气。
      在这样的反覆过程中,我搂着莎椰,足足交尾了半个时辰,得到她真阴滋补的我,肉茎仍然硬烫似铁,完全没有败阵的迹象。
      精疲力尽的莎椰,肥嫩玉臀无力地摆动,一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喘息道︰「要死了…我快没气了!可是…好过瘾…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…我、我不想活了……」
      看看时候差不多,接近天亮,我就加快抽送节奏,同时也亲吻住莎椰的唇瓣;莎椰热切回应,紧紧吮吸着我的舌头,用力扭动着她那厚实肥硕的屁股,不断迴旋地绞动着我的肉茎。
      我和莎椰就这样紧紧结合,彼此性器牴触摩擦,一下、两下……
      她滚烫的花蜜越来越多,很快流湿了她的屁股和我的大腿,浸在花房深处的肉茎前端特别敏感,终于忍不住,一如注。
      莎椰高声吠叫了起来,整个身体发狂似的摆动,下面的花房像一张小嘴似的,紧裹着我的肉茎不放;花房深处把肉茎紧紧绞着、裹着、吸着,将所剩不多的的精液全都吸了出来,送入她的体内。
      痛快淋漓,我们就这么紧密拥抱了一会儿,才又躺回床上去,用那张脱毛的兽皮被盖着,做些欢好后的说话。
      「这样子,你肯答应帮我们除去那些野兽吗?」
      「再说吧,如果村长肯答应给我一千枚金币,我就答应。」
      「这……我们村子很穷困,哪有那么多钱?」
      「那更容易了,你每和我交尾一次,我就减掉十枚金币,只要睡完一百个晚上,那债务就一笔勾消了……或者,你现在就可以再赚十枚金币。」
      「啊,你怎么会那么快就……嗯……汪呜!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