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深圳 第二十章

    时间:2017-12-07 回别墅的路上我思绪飘飞,我在想:我真的命犯桃花了吗?这几个月来身边的女人一个一个多了起来,而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?在追逐情慾的同时,道德观念愈来愈淡漠了,这样下去,我将走向何种归宿?
      对过去我理不清头绪,分不出个一二三;可是对接下来的事我却已经预先略知一二了,回到别墅将会捲入一个疯狂的游戏当中,从此以后我将更加放蕩不羁,追逐于性慾了。
      回到白云花园中,我没有直接回到那间别墅,一个人找了个亭子,静静感受着清风明月,顿觉神清气爽!坐了许久,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打个电话给胡晓宜。
      电话拨通后,传来胡晓宜出谷黄莺般的声音,我低沉的说:「晓宜,有空吗?能不能出来一下?」
      胡晓宜忙问:「怎么了?有事吗?」
      我有点吞吐地说:「我心里很乱,你能陪我吗?」
      岂料胡晓宜似乎极为不悦,说了声:「我没空!」「啪」的就把电话挂了。我当场愣住!
      我感觉很懊恼!我一时想不明白我说错什么了。心底还以为她曾为我口交,应该很亲密很高兴才是,但事实却不是我所想的。
      前天才挨领导的批评,今天遭到胡晓宜这种恶劣的态度。这两天真他妈的不顺!过一会我又想起了黄静,她怎么去了大连就不想打个电话给我,难道我在她心目中一文不值?黄依玲呢,应该跟姐夫整天拚命做爱吧,毕竟他们俩分别有四个月了。
      我胡思乱想的又坐了许久,觉得凉意袭人,起身返回别墅。
      打开大门进了客厅,没想到柳倩倩一个人披件薄纱睡衣坐在沙发上,正看着电视。
      我换鞋解去外套,一边问她:「怎么一个人在这?不上楼玩个痛快?」
      柳倩倩头髮有点凌乱,脸色红扑扑的,含笑看着我说:「我的游戏就剩你一个人了。
      所以我在这等你。「
      我深感奇怪,问:「你的游戏只剩我一个人了?不明白。」
      柳倩倩鬆开身上的披纱,让它轻飘飘的滑落,一个玲珑别緻的美妙胴体立现眼前,我惊呆了!她说:「除了新郎和伴郎,我帮他们每个人都吹一次,现在只剩你了。」
      我站着不动,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这就是办公室里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?进门之前我有想过今晚的狂乱,但没想到柳倩倩比我想像中更加开放,更加直接!
      柳倩倩看我站着不动,起身走到我身边,温柔地为我解去身上的束缚,口里娇媚地说:「都跟你说很有挑战性的啦。」边说着边蹲下身子,右手扶住我垂软的阳具,张开樱桃小口,用舌头轻巧舔弄,然后一把含进嘴里。
      我直愣愣站着不动,任她所为。她的嘴真是小巧可爱,虽然我站着不动,感到有些突然,而心里却大感爽快。
      我此间才想起早些时候跟陈芳连续激战,阳具在她的水洞里浸泡良久,事后没来得及清洗乾净,现在却被柳倩倩含进嘴里,含得「渍渍」有声,我不禁心生歉意。
      柳倩倩突然停顿,抬头问我:「你跟芳姐玩得那么厉害啊?这里留着你们的味道呢。」
      我感觉耳根发烫,忙说:「那我去洗洗。」
      柳倩倩娇媚一笑,说:「刚才又不早说。人家都帮你洗乾净了。让我吃你们俩的体液,真是的。」
      柳倩倩又低下头去,专心致志的吹萧。我在舒服的同时,不忘问她:「他们在楼上玩什么?」
      柳倩倩鬆开小嘴,说:「新娘帮男士都吹出来了,现在当然是新郎在为女士吹了。有十个女人呢,够他忙的。」
      我按住她的脑袋,说:「那我们上去看看?」
      柳倩倩摇摇头说:「再等会嘛。你的弟弟可真大啊!」说着站了起来,冲我狡猾地笑了笑,娇滴滴说:「芳姐今晚得第一,我要第二。在你上楼之前,我要你先感谢我,感谢我这个红娘。」说着抱住我,扭动身体在我身上摩蹭。
      柳倩倩虽然不是特别漂亮出众,却也是五官端正,娇小玲珑,在办公室活泼好笑,有如一只欢快的小鸟,是众人眼中的小妹妹。而如今,这只欢快的小鸟却与我赤裸相对,我觉得有点恍惚如梦。
      阳具在她的舔弄之下,早硬如钢铁。一听这话,我一把抱起她,觉得她轻盈柔软,把她放到了陈芳刚才躺着的位置,轻轻分开她的粉腿,一个迷人的小穴出现眼前。稀疏的几根黑色细毛,两片小阴唇外露,贴在褐色的大阴唇上,中有一窄缝,顶端凸起一粒肉芽,下端已有淫水溢出。
      柳倩倩有些羞涩,我握住硬梆梆的家伙,在她桃源处上下划动,虽然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但在办公室朝夕相对,真到了这一步,内心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柳倩倩看我不动,羞怯的说:「好哥哥,你进来嘛……」
      我再也忍不住了,龟头对準她阴部入口,缓缓地挤了进去,一个紧窄湿润的通道把我包围了。柳倩倩被我挤出一口长气,看着阳具全根没入她的体内,抬头妩媚地说:「真大!」
      我看着身下娇小的她,油然而生一种征服感。问她:「哪我以后天天插进去,好不好?」
      不料柳倩倩却说:「不好!」
      我问:「你不喜欢?」
      柳倩倩浅笑道:「喜欢!不过结婚后那里属于我和老公的共有土地,你想耕耘,我同意还得我老公也同意才行呀。」。
      真没想到办公室里的活泼女孩竟有如此淫蕩的一面!我缓慢地抽插起来,又问:「哪你怎么会想要我加入呢?」
      柳倩倩任我动作,口里说:「还说呢,中秋那晚你和黄静也太激烈了,当时我们都累得要命,我就起来想看看谁还那么厉害。没想到是你俩。」
      我明白了,难怪那时我老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我俩。我说:「难怪我老觉得有人在后面看着。原来是你。」。
      柳倩倩说:「何止是我。还有小兰、依玲、丽娜和郑成业都看着呢。你和黄静当时实在太精彩了!」
      一听这话,我暗道不好,都被黄静她姐夫看去了,现在黄静到他身边工作,岂不是很危险;又想偷看了人家,被他看回去,也是没办法的事!希望黄静……我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。
      表面上我神态自若,深插了几下,说:「所以你才会邀请我来?」
      柳倩倩扭臀摆腰,说:「是啊,后来到家里看片子时,我和伟天以为你会和芳姐……,没想到你还能坚持住。」
      我有点奇怪,问:「难道伟天对芳姐有意思?」
      柳倩倩转动眼珠,说:「所以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」
      我又用力顶几下,说:「这难道不是好东西?其实说回来,芳姐生过孩子,这里比你就差了。要是我,我宁愿天天插你这里。」。
      柳倩倩下面的水越来越多,虽紧窄却抽插顺畅,她迎合我的动作,鼻息粗重,说:「那就快点来吧,人家被你逗得痒死了。」
      我故意停顿问她:「你需要多少下?」
      柳倩倩想也没想,说:「一百下。」
      我说:「好。开始计数,一,二,三……」一边说着一边挺动下身,阳具在她的阴道中开始忙忙碌碌了。
      口中计数越来越快,阳具抽插也越来越急速,柳倩倩口中一声一声的「啊啊」声逐渐成了一串串的「啊呀」声。数到一百时,我一下抽离她的阴道,柳倩倩挺腰上迎,扑了个空,颓然落下,口里气喘嘘嘘,似乎回不过神。
      待她稍微平息静气,我挺着耀武扬威的阳具,贴住她的阴道口,问:「再来一百下?」
      柳倩倩眼神迷离,摇摇头说:「不要了。不然今晚準会把我累死。」
      我想今晚她是女主角,那真有得忙的,转而问她:「你刚才说的小兰、丽娜是谁?」
      柳倩倩缓慢地坐起身子,说:「都在楼上呢。今晚让她们陪你,好不好?」我当然说好。
      我和柳倩倩不着一缕,赤裸裸地携手走向楼上。我对柳倩倩这么年青就参加交换游戏心存不解,上楼梯时问她:「你是怎么参与这种游戏的?」
      柳倩倩娇羞带笑,说:「说来话长。当初我也不敢,但有过一次后,就期待有第二次了。
      很刺激是不是?「我点点头,她调皮地眨眨眼说:」是小兰拉我下水的,今晚让她告诉你。你可要好好为我报仇啊。「
      我指指尚翘首竖立的阳具,说:「就用它为你报仇?」
      柳倩倩用手捉住,牵引着我走动,说:「对。你不能棍下留情哦。」
      我抓获她一边圆臀,说:「那你拉我下水,我是不是也要为自己报仇啊?」
      柳倩倩立住,扭过头看我,眼中春波蕩漾,说:「好!今晚到最后我会回到你身边。」
      在二楼柳倩倩给我戴上蝴蝶形的大眼罩,纸做的,两边都开了眼睛大小的小洞,对外界看得一清二楚;并给我挂上一个「9」号的小牌。我虽有些纳闷,也由她安排了。
      上了三楼,一看除了新郎新娘和伴郎伴娘没戴眼罩外,其他的人都戴了,所有人都赤身裸体,心中释然。再看一字站立的女人,我激动不已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赤身裸体的女人,环肥燕瘦,乳波耀眼,晃得我心痒难止,尚未下垂的阳具倏地涨到最高点,向女士们举头致敬。
      女士们的眼光都被吸引了过来,坚硬的小弟立刻成了注目的焦点。我放眼看去,或站或坐的几个男人身材有的臃肿,有的高瘦,也有的健壮,然而小弟都是半硬不软的,难怪我一下成了焦点了。
      周伟天正躺倒地上,两个女人骑在他身上,一个女人把阴部凑到他脸上,让他舔弄;另一个女人骑在他胯部,身子正一上一下地耸动。
      柳倩倩小声告诉我,伴娘就是小兰,伴郎是小兰的老公。我仔细一看,小兰在中秋晚上我已见过,人娇小,身材很不错,前凸后翘;伴郎也是中秋晚上见过,人不高大,却是强悍结实,胸前一大撮胸毛,大腿上也是毛毛的。
      见到我俩上来,地上的三人停止了动作。伴郎大声地宣布:「我们开始下一节目了。今晚庆祝周伟天和柳倩倩结婚大喜,下一节目开始搭配,首先由新郎新娘自由挑选,可以任选三人。之后进行抽籤,由抽到的女士挑选男士,由于女士较多,抽空的女士可以自由参与。大家说好不好?」
      获得众人一致通过,节目开始了。新郎选中刚才和他做爱的两位女士,又再挑了一个较为丰满的女士,由于都戴着眼罩,认不出具体是谁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柳倩倩只是挑中了伴郎,如此一来,七男八女,轮空的女士就少了。
      两组人都到各自的房间去了。小兰继续主持,下来抽到的是二号女士,她直接点了我,过来拉着我的手走向房间,后面再怎么抽籤分配,我就不知道了。
      到了房里,她摘掉眼罩,一张匀称别緻的脸,三十左右芳龄,看起来有点眼熟,我想起中秋晚上也曾见过她。她帮我摘去眼罩,环抱着我,嗲声说:「我叫丽娜,咱们见过。」
      我拍拍她硕大的臀部,问:「中秋晚上?」
      丽娜点点头,说:「当时你跟黄静玩得太投入,我们就在楼上看着,很精彩哦。」
      我问:「你认识黄静?」
      丽娜浅笑说:「认识。我和依玲是同事,经常到这里作客,怎么会不认识。」
      我嬉笑说:「同事到这里作客,怎么会到床上作客了呢?」
      丽娜口里呵气如兰,眼中情慾浮动,反问我:「你不觉得这样更好吗?」
      我无言以对,好不好我一时也难下定论。丽娜一手往下,握住坚硬的阴茎,说:「我们到床上去。」
      我说:「你痒了?」
      丽娜拉长声调故意地说:「是啊,我下面好痒啊,你帮我止痒吧。」
      于是我让她趴到床沿,从后面轻轻一捅,轻而易举的进入她的体内。感觉滑腻腻的,进出十分顺畅,我毫不留情地大力抽送,丽娜口里也哼哼叽叽的发出声音。
      「哇,你们这么着急啊!」一听说话,我扭头一看,小兰正站在门口,说着就走了过来。
      丽娜回过头,说:「死小兰,你怎么来了?」
      小兰走近我,纤纤玉手抚摸我的胸部,说:「我来加入你们,有萧乐在,我怎么能错过?」用手拍我屁股说:「别停下,来,我帮你。」说着轻轻推动我的腰,阳具再次在丽娜的仙人洞里进进出出。
      推了一阵子,我示意小兰也趴在床沿,和丽娜并排,她顺从的趴在床沿,我拔出沾染丽娜淫水的阳具,转移阵地,一下就插入了小兰的穴里,一个紧窄湿热的通道容纳了我。
      激烈的两性战争进行着。身下两个娇娃婉转呻吟,热烈而有技巧地回应我的攻击,我不具备什么技巧,凭着坚忍不拔的斗志,一个劲地只知道进攻、进攻、再进攻!在丽娜到达高潮时,我也一泻如注!
      千军万马奔腾而出时刻,我感觉一阵眩晕,随后就有点头痛,只好一把躺倒在床上。两女稍作歇息,小兰不一会就爬了过来,用舌头温柔的舔弄我全身,接着丽娜也过来了,用丰满的乳房夹住疲软的阳具,柔和的做着按摩。我躺着不动,乐意地享受她们的服务。
      经过短暂的不适,阳具在她俩的挑逗抚摸之下,又开始逐渐地膨胀起来。
      待阳具再次坚硬如铁,短兵相接的战斗再次打响。今晚已经射了两次,这次真是持久异常,或者说是有点麻木了,直把身下两具娇躯干得高潮连连,娇吟不止。柳倩倩恰逢此时进来,自然免不了我的鞭打,从而掀起新一轮的进攻狂潮,杀得她高声叫唤,在她阴道不断收缩,高潮来临的时候,我也忍受不住了,阴茎不断跳动,往她的阴道深处喷射溶浆。
      一瞬间头痛得有点难受,我倒在床上,昏昏沉沉地睡去。
      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下午了。我混身酸痛,大脑剎那间有些空白,头很痛,用手摸摸额头,有些烫手,我想我是病了。
      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,屋子里没其他人了,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,令我不由怀疑昨晚的狂乱到底是不是真的?
      我喝了杯开水,吃个苹果,感觉很不舒服,找了片「康泰克」,吃下后爬到床上,又昏昏沉沉地睡去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我似乎听到有人说话,使劲地睁开眼睛,一眼就见到了黄依玲。我只艰辛的叫了声:「姐!……」头痛得很,其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。屋里开着灯,该是晚上了吧。
      黄依玲用手背触摸我的额头,说:「我把医生请来了,来,起来让医生看看。」说着搀扶我坐起来。医生给我量体温,听脉,莫名其妙把我摆弄一番,对我说:「没什么事,感冒了,好好休息!」便开了些药,在我屁股上扎了一针就走了。
      黄依玲端来温水,让我把药吃了,又让我躺好,帮我盖好被子。我心里大为感动,觉得很温馨!渐渐地又在迷迷糊糊中睡去。
      再一次醒来天已经亮了,一睁开眼睛我立即看到了黄依玲,人坐地板上,趴在枕头旁边睡得正香甜!长长的眼睫毛盖住双眼,端庄美丽的脸庞,恬静而又安详。想不到她居然整整一夜守候着我,我差点感动得掉泪!
      我不忍心叫醒她,就这么静静地凝视着她。
    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要是可能的话,我希望时间能就此停留!
      黄依玲终于醒了,睁开眼睛看到我正凝视着她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:「瞧我,一睡就睡过头了。怎么样,好点了吗?」我点点头,黄依玲用手背触摸我的额头,开心地笑了:「不烫手了。哎呀,昨晚真让你吓得,好了好了,我给你弄点吃的,想吃什么?」
      我想了想说:「吃粥。」黄依玲应声「好」便轻快地忙碌去了,随后端来热水帮我洗脸,又把粥端到床头,我正想去接,黄依玲摇摇头说:「你别动,来,吃一口。」……
      黄依玲的动作,让我想起小的时候,小时候当我病了,妈妈就是这么守候着我,餵我吃饭,这感觉是如此的熟悉!如此的温馨!我在感激之余,对黄依玲又有了一种依恋的感觉。
      我请了病假,在床上躺了两天,李佳丽、方清清和杨柳来看过我;柳倩倩和陈芳来看过我;胡晓宜一个人来看过我——搞得我像病危似的。黄静给我来了电话,我安慰她只是感冒而已,不用担心。
      第三天,我感觉挺正常了,打算上班去,黄依玲不同意,一定要我再休息一天。中午时分,小燕打电话告诉我,明天她和几个同学到深圳玩,我一听高兴得要命,满口应好。四个月没见了,不知道这丫头进了大学会变成什么样?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