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王重生 第三章 天使降临

    时间:2018-01-14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-9-19 16:02 编辑

      一大早,观铃带着黑眼圈走下楼到客厅。
      看见观铃的样子,在客厅的其他人马上知道一件事:观铃和绫女昨天晚上又是一场混战了。
      面对大家奇异的眼神,观铃也只有以苦笑带过。
      「观铃,想睡的话就回去睡吧。」光看见观铃的样子也于心不忍,说道:「还是说,怕一回去又被绫女压搾?」
      「她现在也是睡的死死的,就算发生七级地震我看也不会醒。」观铃身体有点摇晃地走到光的身边,说道:「而且身为『四天王』,我必须随时随地保持清醒……」话未说完,观铃一个不小心竟然跌倒,光连忙起身,结果观铃就这样跌在光的怀里。
      「观……观铃?」光正要询问有没有事,却发现观铃已经倒在光的怀中,沉沉睡去,还不时发出细微的打呼声。
      「看来真的是累惨了。」莉莉丝见状,也不禁莞尔。
      「玛莉,把观铃抱上去到她的房间,让她休息吧。」光让玛莉绪奈特抱着观铃回到观铃的房间。
      「是,主人。」随着没有情感的言语,玛莉绪奈特自光的手中抱回观铃,就逕自往三楼走去。
      等玛莉绪奈特上楼之后,光问素子:「素子,现在的进度如何?」
      「现在只差一个东西。」素子说道:「『天使』的DNA。」
      「天使的DNA?」
      「简单地说就是天使的血液。」素子说道:「但是来源恐怕……」
      「……一般的天使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来到人间,而人间的堕天使又几乎是逃不出战天使的追杀……」光一脸忧虑的表情:「而以若叶现在的情况,大概过几天就会变成完全的堕天使……,这么一来这附近肯定会因为我们和战天使的战斗而毁坏,无论如何都得阻止才行。」
      「有可能在人间找到天使吗?」响子说道:「就算找到,也不一定可以请求到他的帮助啊。」
      「说不定还会『杀之而后快』呢。」奈留说道:「别忘了我们的主人可是拥有魔王力量的人啊。」
      听到奈留的话,光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      「这么一来,就只有强迫了。」莉莉丝说道:「只是那也得找得到才行。」
      光没有注意少女们间的谈话,而是专注地和尚在沉睡着的若叶连线,寻找着若叶脑中的记忆,无论现世或是前世。
      忽然,一个陌生的影像划过光的脑中。
      那是一位金色短髮的少女,无论气质和双眼露出的强悍意志,都表示出她身体深处隐藏的战意。
      (是战天使没有错。)想到这里,光张开双眼,露出了笑容。
      「主人,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眼尖的春歌看到光的样子,立即关切地问道。
      「没事。」光笑了笑,示意没事:「早餐还没好吗?我肚子饿了。」
      「快好了~」自厨房之中传出蕾娜的声音。 -
      早餐过后,光习惯地往静木神社的方向走去。
      之前在学校,晴香都还有起码一次和光温存(大多是在放学后,中午时间都被奈留和玲等人佔去了),现在放暑假了,晴香得留在神社之中帮忙她的奶奶,所以光就只好自己努力一点走一趟了。
      (小艾也因为淫魔兽在人间激增的事情而特地回到魔界一趟……希望会有相关的情报进来才好。)想着想着,光才刚走到神社前,勉强可以看到红色的鸟居的位置,自光的面前,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过来。
      看到走过来的人,光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。
      那位战天使!她的面貌和之前在若叶脑中搜索到的战天使面貌一模一样!
      (喂喂?这也太巧了吧?想要找的人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?)无数的思绪闪过光的脑中-而这其间,那名少女就像是把光当成空气一般,走过光的身边。
      但光并没有理会:(慢着,如果说在人间的战天使已经发觉到若叶那股属于堕天使的气息,虽然若叶还未完全变成堕天使,但是只要是待在这附近的战天使应该都可以感受到… …难不成……!)光想到这里,才一回头,就看见一把银白色的,剑柄还弄成十字架模样的剑向自己挥来!
      「啧!」看见对方杀着袭来,只差一点就会被砍头了,光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「碰」的一声发出像是金属对撞的声音,随着发出的光芒散去,一个人影向后退去,跌落在地上。
      是刚刚那位少女-只见她拿着剑,一副杀意极盛的样子,而且令光惊讶的是,一副白色却带着红色血迹的羽翼毫不保留地出现在她的背后。
      虽然四周并没有人,但是为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光还是在这附近张起了结界。
      「好家伙,连『圣剑』都砍不下去。」像是知道光的身份似地,少女的杀意直向四周扩散:「不过不会再失手了。」
      看见她站了起来準备再战,光只是冷冷地说道:「我并不想跟你打。」
      「别装得一副圣人的样子!」她一怒吼,向光又是一剑-但是和之前那剑一样,剑身还没碰到光的身体,就被一个护罩挡住,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,接着就是自己的身体被强大的反动力弹开。
      「好家伙,不愧是重生的魔王……」她依然不死心地爬了起来。
      听到她的话,光倒是鬆了一口气-看来对方显然是针对自己,并非针对若叶而来而恰巧在这里遇上自己而已。
      不过,光却还是有点担心这是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。
      对方持续对光发动攻击,而光也只得以「草剃流古武术」反击-但光只是刚好把对方的攻击打消而已。
      过了大半个小时,两人依然没有分出高下(其实是光一直在让她)。
      不过光这时已经有点沈不住气了-再拖下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
      于是,光发出五成功力的「大蛇剃」,準备将对方逼开。
      但对方却用剑将火焰砍开一条路,剑气直袭向光!
      「唔!」光一时情急,发动了「红瞳」,瞬间对方像是受到强大的冲击一般,整个人向后飞去,躺在地上,似乎一时之间还没办法爬起来。
      而光却也在这时捂着头跪坐了下来-因为情况紧急,原本光只想要把对方的行动用「红瞳」封锁住而已,却无意间使出了十二成功力,这下子连光都无法想像其效力会对对方产生多大的效用了。
      果不其然,当光稳定神智之后(自己也被「红瞳」给影响到了,不过因为是自己的能力,所以只是产生晕眩而已),抬头一看,就看见对方少女脸上泛着红潮,口水自喘着气的口中流出,淫水更是从裙子内侧缓缓地流出,沾湿了裙子。
      「杀……杀了我。」看见光走来,少女虽然全身已经被无限的慾念所控制,但是心灵却依然不受其影响:「与其……变成你的傀儡,我还宁愿……被天雷消灭,魂…飞魄散…… 」
      「那可不行,」光立即回绝:「我还需要你去救若叶呢。」语毕,光一挥手,沉重的睡意立即袭向少女,少女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之下只有沉沉睡去的份。
      但即使心灵已经沉睡,但是身体却依然享受着不断袭来的情慾而散发出一股艳丽的气息。
      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-但是一想到若叶,光只好先把「提枪上马」的慾念压下,将少女抱了起来。
      同时,晴香也从神社中冲了出来-结界只会对一般人有用而已,像晴香那样已经被光「光临」过的少女们当然是不受影响。
      「光,发生什么事了吗?怎么把结界张开来…?」看见光抱着一名少女,晴香立即询问道:「她是?」
      「等一下再说,我现在得先把她带回住处。」光着急地说道。
      「我也一起过去吧。」晴香说道:「我想我有办法可以解开你对她们所下的禁制了。」
      「那神社……?」
      「我爸妈昨天晚上刚回来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。」
      「……好。」就这样,晴香和光,以及光怀中的少女共三人一同往光的家里直奔。 -
      「这样就行了。」望着手上装着那战天使血液的试管,素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「接下来大概中午以前就可以完成了。」
      「那就拜託你了。」
      「那里的话,能为主人服务是我的荣幸。」语毕,素子立即从一楼客厅往地下室狂奔而去。
      「接下来……主人,要现在享用她吗?」奈留指着躺在椅子上的战天使少女,问道:「她可还是个处女喔。」
      「……晴香,解开她体内的禁制吧。」光的话让大家都吓了一跳。
      「主人?」
      面对众人的疑惑,光说道:「拥有你们我就够满足了。」
      光话说完,晴香已经打起手印:「天之灵、地之灵、四大元素之灵,我仅以静木神社之巫女之身份,祈求你的帮助,让面前的少女恢复她应有的神智吧。」咏唱结束,晴香的身体发出微微的白色光芒,柔亮而又温暖。
      光芒散去,战天使少女那付散发着情慾的身体也逐渐恢复正常。
      「玛莉,把她抱到客房去休息吧。」光让玛莉绪奈特抱起少女往客房走去之后,光问道:「若叶呢?」
      「在地下室。」答话的是莉莉丝:「因为她身体内的『堕天使』气息越来越强,现在暂时安置在地下室,并用结界保护着。」
      「希望素子能来得及就好了。」奈留不安地说道。
      「……我先去客房一下,你们就先做自己的事吧。」语毕,光往客房前进。
      看见光走进客房,大家也只好散开去做自己的事-但是奇怪的是每位人类少女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的迷惑。 -
      光一来到客房,玛莉绪奈特就说道:「少女已经醒来了,不过为了安全,我暂时把她的身体活动限制住了。」
      光一看,那少女果然正以带有恨意的眼光瞪着光。
      「先下去吧。」
      「是,主人。」
      光将玛莉绪奈特支走后,光说道:「我先声明,我只是想藉助你的血液去救若叶而已,并非要你的命。」
      「若叶……?」听到这名字,少女起先还有点陌生,不过才一下子她就大声问着:「等一下,你指的是不是『草剃若叶』?」
      「想起来了?」光的表情有点欣慰。
      「那能不想起来……蕾娜丝…不对,草剃若叶在哪里?」
      「我带你走吧。」光的手一挥,就把下在少女身上的压制解除:「先自我介绍一下吧,我是草剃光,若叶的未婚夫。」
      「……塔莉丝,不过叫我在人间的名字『梦野翔子』就好了。」翔子站起来,伸展了一下身体-在翔子无意间的伸展身体之下,把她的胸部夸张地突出。
      不过光看到此景,却是一点淫念也没有-现在的他,一心一意地只想要救若叶而已。 -
      时间,显然比素子的计算还晚。
      外面已经是繁星点点,而若叶则是闭着眼睛,站在半球形的结界中等待着-她背后的双羽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,除了右翼下的一根羽毛还是灰色的之外。
      「蕾娜丝……」望着结界里的若叶,翔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      「我…相信光。」若叶张开双眼,望着翔子:「所以,也请你相信光好吗?塔莉丝?」
      翔子没说话,只是红着脸,将头偏向一边。
      在地下室的人并不止光和素子、翔子及若叶,其他的少女们也十分担心地都来到这里。
      「可以了。」素子的声音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她那边-只见她手上拿着一个试管,里面有着粉红色的液体:「虽然会有些副作用,不过应该可以把若叶姊体内的『堕天使之气』完全转化掉才是。」
      「应该?」
      「副作用?」
      少女们发出疑惑的言语,不过光显然是相当信任素子:「拜託了。」
      「是,主人~」素子得到光的允许,便进入结界,让若叶喝了下去。
      「这样……会有效吗?」连若叶也有点怀疑。
      「放心吧,接下来就等副作用过了就好了。」素子拍拍若叶的肩膀,示意她安心之后就退了出来:「接下来就是主人的事情了。」
      「……说明一下吧。」光说道。
      「……是。」应答之后,素子的脸却红了起来:「那个药虽然可以转化『堕天使之气』,但是唯一的副作用就是……会使饮用者在一段时间之中性慾高涨。」
      「那不变成了春药?」莉莉丝说道。
      「没办法啊,因为若叶姊之所以会变成堕天使,可以说是主人的因素;而主人又是拥有淫魔族『魔王』的力量的人。」素子说道:「不过这样也有个好处:让若叶姊体内的药效能够快一点流遍身体。」
      「……你们……先出去吧。」若叶的脸也红了起来-副作用开始发作了:「不然在众人面前作这种事……」
      「以后再补偿你们吧,先退避一下吧。」在光的「劝导」之下,众人只好一一离开-除了翔子。
      「我要在这里看。」翔子的理由差点没让光跌倒。
      光本来想要把翔子赶上去,但是这时候若叶却已经来到光的跨下前(光这时已经在结界之中),把光的分身掏出来开始用嘴吸允着。
      「啊~~不管了。」光见状,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,等若叶把自己的分身舔到威猛十分的地步之后,就把若叶抱起来,把若叶已经湿透的内裤脱掉之后,就插进她的阴户之中,大起大落地抽送着。
      「啊…啊…我的身体…好热…」若叶紧抱着光的身体,下体猛烈地迎合着光的动作:「快…快点插…痒…痒到心底了…啊~~我会发疯…好爽啊…」
      在一旁看着的翔子显然是有点受不了面前的刺激,整个人坐在地上,手也伸进了内裤中,一边喘着气一边用手在自慰着:(我真是的…明明知道会这样却…我也堕落了吗?)
      经过了起码十分钟的活塞运动,光和若叶竟然连高潮的动作都没有,两人奋力地激烈运动着。
      不过翔子光是自慰就洩了三次。
      「怎么办…我好像…高潮不起来…」若叶把胸部往光的脸上挤,想要寻求更大的快感:「好爽…爽…身体…好热…快…再快一点…不够…不够用力…」
      听到若叶的要求,光索性把若叶放在地上,然后以比之前还狠上数倍的动作急速抽插着。
      「好…我…有感觉了…好棒…好痒…又好热…」若叶尽量把自己的双腿打的开开的,以便让光的分身能够完全进入自己的体内:「好…奇怪…体内…好像有什么…要绷出来一样 …」
      而光虽然不说话,但是也感觉到若叶的阴道和之前几乎完全不一样,像是刷子又像是环一般,每插一次就给分身带来强大的快感,里面的灼热度更是让光有着「分身被烤熟」的错觉。
      「好…好丈夫…我…快出来了…」
      「我也…一起…」这异常的触感竟然让光无法把持住,就和若叶一起爆发出来了!
      两人高潮的瞬间,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但没有脱力的感觉,反而像是气球一般,被不明来由的巨大能量灌的满满地,虽然感觉通体舒畅,但也有点涨的难受。
      而若叶的变化更令人惊讶-高潮的瞬间,若叶起身紧抱着光,只见她背后原本已经整个黑色化的羽翼,竟整个由根部往前端整个「漂白」,而且还从羽翼的根部再「生」出了一对相同大小的羽翼!
      「第二位阶的天使型态?!」看到若叶的异变,连在一旁「观摩」的翔子也吓了一跳。
      完成变化的若叶无力地鬆开抱着光的手,整个人就这样躺在光的怀中睡着了。
      看见若叶恢复正常,光也鬆了一口气。
      「累得睡着了吗?这样也好。」光随着翔子的声音往后看,却发现翔子已经脱掉了衣服,全身赤裸地往光走来,短短的阴毛上布满着水滴,连大腿内侧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水痕。
      「等……等一下,翔子……」光见状立即制止:「万一你也和之前的若叶一样……」
      翔子并没有回答光的话,只是反问道:「你相信『命中注定』吗?」
      「命中注定?」光露出了疑问的表情。 --
      「为什么要把我赶出天界?」在天界,翔子-塔莉丝愤怒地询问着面前的主:「我犯了什么错吗?」
      「……你相信命运吗?」主的声音宏亮,却不带着一丝威严,却只感觉到无奈。
      「命运?」
      「就连身处在宇宙顶点的我,也无法逃避『命运』的捉弄。」主说道:「我看得到,你将会为了某位『魔王』而生下孩子……」
      「我?这怎么可能?」塔莉丝啼笑皆非地说道:「身为战天使,专司讨伐魔族的我竟然会为了某位『魔王』替他生下子嗣?」
      「这是命运。」主说道:「就算是神,也无法摆脱。」
      「……好!我倒要看看杀了那位『魔王』会发生什么事!」语毕,塔莉丝怒气沖沖地往外走去。
      「……这样好吗,主?」在一旁的主天使问道:「为什么不直接把塔莉丝给……」
      「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命运的安排而把塔莉丝杀掉。」主摇摇头,说道:「而且她的孩子,将会是我们……不对,应该说是全宇宙,对付『恐怖大王』的希望之一。」
      「这……」听到主的话,在场的天使们都陷入了沉思之中。 --
      在光的怀中,塔莉丝-翔子正在享受着光所带来的一阵阵快感。
      「你…相信…一见锺情吗?」承受着光的动作,翔子问道:「从早上…第一次看见你… 我就有这种感觉…但是…一发觉到…你身上的魔气…我才知道…命运…真的不能违背…」言语中,翔子的迎合越来越激烈:「啊~~拜託…把我…当成你的敌人…用力地…插穿我 ……」
      光没有回答翔子的话,只是尽情地在翔子的身上发洩着。
      一次…两次…一发…两发…随着翔子高潮的持续来临,光也不刻意地将精液持续地射进翔子的身体之中。
      「啊~~好棒…热热的…光的精液…全进来了…」翔子忘我地叫着:「快点…我还要… 再射…再射进来…我要…填满…」
      过了大半个小时,翔子已经因为持续的高潮而昏厥过去,而光竟然也在她的体内射出了起码十发以上。
      若叶醒来的时候,翔子已经失去了蹤迹,只剩下光一个人光着身体倚着墙壁坐在地上。
      「塔莉丝……?」
      「已经离开了。」光的表情显得有点无奈:「知道你已经没事,所以就先离开办其他事了。」
      「……」没有再问光,若叶看到地上有一滩白色液体,其中还混杂着红色血丝。
      若叶并没有问光,因为她也知道翔子-塔莉丝身上的命运。
      「如果有一天,」若叶站了起来,走到光的面前问道:「一位自称是你的孩子要来杀你,你会怎么作?」
      「那我会让她杀。」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:「就算是假的,或是你们的其中一位,我也不会作任何的抵抗。」
      「……笨蛋。」坐在光的身边,若叶彷彿可以感受到光的温柔:「我们…不会分开了吧?」
      「当然。」抱着若叶,光的嘴就像是吸铁一般,和若叶的嘴合而为一。 --
      坐在客厅享受着月光的吹拂,奈留的脸上却充满了疑惑。
      「在怀疑自己的选择吗?」不知何时,晴香出现在客厅。
      「不回去吗?」
      「已经和爸妈报备了,当然是以研究暑假作业的名义。」晴香说道:「其实光一直想要解除你们身体内的制约,只是苦于找不到窍门。」
      「……你知道吗?晴香。」奈留抱着自己的双腿,说道:「我现在感觉到……之前的一切好像是个梦。和主人……光热烈地抱在一起,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……」
      「那为什么不继续把这个梦作下去呢?」素子自楼上走了下来:「不过对我来说,这是现实,已经是不能逃避了。」
      「素子……」
      「我是决定无论主人对我如何,我都要待在他的身边。」素子说道:「虽然发觉到事实时我是很惊讶没错,但是想了想,能有现在这颗脑袋也全多亏了主人。」
      「对了,玲呢?」脑中划过玲的影像,奈留立即问道。
      「……似乎在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哥哥乱伦的事情在困惑着。」素子说道:「现在正由观铃安抚着。」
      「果然……这次创伤最大的应该是她吧。」奈留说道:「毕竟虽然有这个念头,却是在自己非意愿之下作了下去……」
      「……要离开吗?」响子也自楼上走了下来。
      「怎磨可能离开得了……」奈留说道:「我现在……早已经离开不了他了。」
      「那……关于我们已经恢复正常的事情,可千万不要告诉主人喔。」在厨房的春歌探出头来说道:「我可不希望主人为了这件事再操心。」
      「这我知道。」此时莉莉丝自厨房拿出几杯牛奶给在场的人:「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玲小姐的问题了。」
      听到莉莉丝的话,众人陷入沉默之中。 -
      阳台,琉璃子和蕾娜、绫女望着月亮谈天。
      「这么说来,你们两位也不会离开主人身边了是吧?」蕾娜望着绫女和琉璃子,说道。
      「我是自愿来到主人身边的,除非主人赶我走,不然我是不会离开的。」绫女自傲地说道:「更何况主人的『能力』这么强,我怎么捨得离开。」
      听到绫女的话,蕾娜和琉璃子脸都不禁红了。
      「琉璃子,你呢?」
      「主人让我脱离心脏病的威胁,如果我离开了岂不是恩将仇报?」听到琉璃子的话,蕾娜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      「那你呢?蕾娜?」绫女好奇地问道。
      「虽然我是被女王『送』出去的,」蕾娜说道:「但是我却很高兴女王这样做……」
      「总而言之你也不会离开就是了。」绫女听到蕾娜的话,还没听完就打断她的话说道。
      「那你还问我?」
      「我还以为可以听到其他比较奇怪的意见……就当我没问吧。」
      「你喔……」 -
      在玲的房间,玲坐在床上抱着双脚,十足一副茫然失措的模样。
      「我……我该怎么办?」玲自言自语着:「竟然会和哥……做出这种事情……」
      「……你真的认为自己很骯髒吗?」在一旁的观铃说道:「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合是很平常的事不是吗?」
      「可是……他是我哥哥……」
      「还是说……你想离开你所爱的哥哥……」观铃话未说完,玲立即喊着:「我不要离开他~」
      「那就收起你的眼泪,我想主人也不希望看到你哭泣的样子。」观铃伸出手来,将玲脸上的眼泪拭去:「更何况和自己的哥哥结合的感觉也很不错不是吗?」
      「是很舒服没错……」听到观铃的话,玲红着脸小声地说道。
      「那就不要管什么近不近亲,就当作是一种享受就好了不是?」
      「……那,」玲想了一会,小声地说道:「不要告诉哥哥我已经恢复正常的事喔,万一被哥哥知道,我以后大概就没办法和哥哥……作了。」
      「放心吧。」观铃拍拍玲的肩,示意她放轻鬆:「好好睡吧。」
      「嗯。」
      看见玲睡觉之后,观铃走出玲的寝室。
      「看来是没事了。」一直站在门口的夜子说道:「其他人的情绪也没有因为制约解除而有异常的举动。」
      「只是,」练华说道:「关于『恐怖大王』的事情要告诉主人吗?」
      「说是一定要说。」观铃说道:「早上因为若叶小姐的事不方便再给主人添麻烦,现在既然已经没有后顾之忧,等明天艾鲁美丝小姐回来就一同告诉主人。」
      「嗯。」在场的三人点了点头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