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大有罪 第十二章 血疑

    时间:2018-01-14 纸是包不住火的,儘管有关方面全力隐瞒,女人大代表林素真被变态色魔绑架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F市。她的丈夫、副市长萧川在妻子被绑架的当天就脑血栓发作了,被送往协和医院紧急抢救才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病情仍然相当沉重,并且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。
      夫妻俩都是政界名人,因为女儿的缘故不得不跟色魔合作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,引起一片哗然。市民们的反应各不相同,持同情态度的固然不少,但大多数人还是提出了激烈批评,认为身为副市长竟然不相信警方的力量,不但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,尝到这种恶果根本就是自作自受。
      当然,最引起轰动的还是「变态色魔」本人。他一下子成为全国名声最响亮的罪犯,虽然其人的真实身份还是一个迷,但却使案件本身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恐怖的气氛。
      一张有史以来最严密、最庞大的法网已经在F市撒开了,警方还宣布了五十万元的巨额悬赏,誓要将这个凶残狡猾的变态色魔捉拿归案……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清晨,雾气浓重。
      F市九仙山陵园里,空蕩蕩的杳无人迹。今天不是清明节,也不是节假日,天气又不好,基本上不会有人选择在这时候来扫墓。
      在密密麻麻的墓碑群中,只站着阿威一个人。他正驻足在一块新建不久的汉白玉墓碑前,望着上面雕刻的慈爱人像出神。
      那是他早逝的父亲!而今天,正是父亲逝世的纪念日。
      当年,父亲的遗体火化后,骨灰他一直随身携带,即便偷渡到美国期间,都没有须臾离身,直到近年返回F市,阿威才决心让父亲叶落归根、入土为安,于是选择了市内最豪华的陵园安葬。
      现在,墓碑前摆满了酒菜、供品,纸钱也烧完了。如同往常祭奠时一样,他又一次默念起了誓言。
      --我会替您完成未了的心愿的……您放心,我一定会!
      擦乾眼角的泪痕,阿威缓缓的离开了父亲的墓碑,向右侧前行了百来米,忽然站定在另一座墓碑前。
      那是座大理石墓碑,上面刻着一对合葬的夫妻的头像和名字。
      凝视着这两个名字,阿威双眼射出複杂而炽热的光芒!
      这男的不是别人,正是夺走他母亲、气死他父亲的仇人;而女的,正是他可怜的母亲!
      人死万事休,阿威心里早已原谅了母亲的背叛和不贞,也深深理解了她当时的苦衷;但是对于夺母害父的仇人,他却永远也不能原谅!
      --耻辱啊,母亲居然跟仇人合葬在一起……父亲在天之灵见到了,想必灵魂也不能安息吧……
      儘管并未听父亲亲口嘱咐过,但阿威却执着的认定,自己十分了解父亲的心思,只有将母亲的骨灰从仇人墓碑中夺回来,迁入父亲墓中合葬,同时将仇人的骨灰也掘出,在二老墓前狠狠践踏,令之灰飞烟灭不留痕迹,才能了结父亲未能说出口的遗愿!
      「等着瞧吧,老杂碎!我要你在地狱亲眼看着,你的两个女儿如何落入我的魔掌,替你偿还一辈子的罪孽!」
      阿威愤然冷笑着,朝墓碑吐了一口唾沫,转身準备离去。
      这时浓雾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辟里啪啦的鞭炮声。
      阿威循声走了过去,才发现鞭炮声是在自己父亲墓前响起的,一身素服的老孙头正指挥着几条大汉,将供品香烛一一摆好。
      两人见面,互相打了个招呼。阿威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,老孙头居然还记得自己父亲的忌日,特意赶来祭奠,心中不禁一阵感动。
      拜祭完毕后,两人一起走出了陵园,坐上了老孙头的专车。至于阿威自己的车,则由老孙头的手下帮忙开走。
      专车的后舱是用密封设备隔开的,具有隔音的效果,谈话连司机也听不到,方便于两人私下交谈一些秘密的事情。
      「小威,你太乱来了!」老孙头一上车就露出责备的神色道,「我不是再三叮嘱过你,这段时间不要轻举妄动吗?你怎么还瞒着我去绑架林素真?」
      「咦?你只叫我不要去传播楚倩的受虐录像,没说不要绑架猎物啊?」
      老孙头啼笑皆非:「这还用说吗?绑架猎物比传播录像更危险啊,要是失手被抓了怎么办?」
      阿威满不在乎的点上一支烟:「放心啦,那帮笨蛋警察,在一个胸大无脑的花瓶指挥下,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,能抓到我才怪呢!」
      「你不要太自信了!这次你的冒险是侥倖成功了,但不代表你的运气会一直这么好!」老孙头警告道,「现在全市的警力都已经动员了起来,你再厉害,也不可能跟正面挑战整个警界,稍有不慎就必然会被抓获无疑!」
      「我不是正面挑战他们,只是出其不意的打游击罢了!」阿威仰面吐出一口烟雾,「警方也并非什么案子都能破的了,即便是美国联邦调查局,也有几十年都抓不到的罪犯嘛!再说,那天也是你自己抱怨,不能凭借楚倩事件弄倒赵老头的,我绑架林素真也是在帮你啊,又给了他一次沉重打击……」
      「你……你真是太不理解我的苦心了!」老孙头勃然变色,嗓门也提高了,「我不需要你这样子帮忙!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,就算姓赵的马上离职或者死掉,我都将抱憾终身!」
      他说的十分激动,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,忙取出一块手帕摀住了嘴。
      阿威瞥眼见到那帕子上有殷红的血迹,不禁一惊,知道他的病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沉重,忙掐灭烟蒂道:「OK,OK,我知道了……你多歇一歇吧,下次我不会轻举妄动了!」
      老孙头好一阵才止住咳嗽,歎息道:「或许你在心里笑话我老了,变的胆小怕事……不过,你父亲不但是我故交,也是我的恩人……我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拼着这把老骨头,也会全力帮你顺利的完成心愿……」
      阿威安慰他道:「没关係的,我的心愿可以慢慢来,我并不着急。你还是养好病要紧,要帮我也不一定每次都亲自出手啊,多派一些能干的手下来也是一样的嘛……」
      「不!我只会派手下去打探消息,绝不会派任何一个人来直接帮助你!」老孙头正色道,「事实上从一开始到现在,我几乎没动用过自己手下的势力来直接介入,而宁愿以老弱之躯亲自冒险帮你行动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」
      阿威眼珠转动:「是为了更好的保密?」
      「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!更重要的原因是,如果我派了很多人来帮你,无论要做什么事,绑架也好,暗杀也好,当然都更容易实现目标。可问题是,人多固然好办事,但人多也更容易留下马脚!警方并不是傻子,他们现在认定色魔只是个单独作案的高手,要找到你的破绽和线索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换句话说,你现在是非常安全的隐匿在人群里,让警方无从下手!」
      「我明白了!」阿威顿悟、接口道,「假如有很多人协助我犯案,警方迟早都会发觉,一系列的绑架案都有团伙犯罪的迹象。他们就会想到,我不单单是一个人,而是背后有个庞大的集团在支撑。而要寻找一个犯罪团伙,比寻找一个人简单多了,警方只要从外围下手,抓住几个小喽啰后顺籐摸瓜,很快就会查到在本市具有举足轻重黑道背景的你身上,最终就会锁定我为嫌疑人……」
      「正是这样!你要记得,中国并不是意大利,黑道的力量还很薄弱,不能奢望像黑手党那样嚣张,能正面跟警方对抗。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姓赵的老东西深恶痛绝,但却不能跟他来硬的,只能设法逼他自己辞职的缘故!」
      阿威点了点头,示意记住了。
      老孙头又道:「到现在为止,我手下的线人、卧底虽然到处打听警方内部的消息,但他们全都以为我是为了方便走私,或是例行的刺探机密,没人知道我跟你这个色魔有联繫。所以他们随便哪个人就算被怀疑到了,也绝对牵连不到你身上来!」
      阿威无可奈何的一笑:「我知道你的意思……好吧,我向你保证,以后我若要採取任何行动,一定先与你商量,绝不再犯轻敌冒进的错误了……」
      老孙头满脸的皱纹为之舒展,高兴的呵呵直笑:「这就好!这就好……」
      阿威耸耸肩:「其实我这次之所以绑架林素真,美色和帮你都是其次,主要还是因为『原罪』缺少试验体。如果再不绑架她,研究就要陷于停顿了……」
      「你手里不是已经有两个猎物了么?楚倩和那个女学生,还不够你用?」
      阿威只得含糊道:「我要同时在三个试验体身上注射药物,才能更好的观测她们的发展情况,以便进行比较分析。」
      老孙头半信半疑的皱起眉:「这药物就真的那么重要么?我一直搞不懂,你为何非要花那么多的精力和金钱去开发一种春药?难道将来你真打算推向市场,公开贩卖不成?」
      「因为这药够神奇啊!我敢打赌,将来发明成功后,就算意志再顽强再坚定的女人,在它面前都要溃不成军,彻底沦为它的奴隶!」
      阿威说的得意洋洋,眨眼道:「到时候我拿几支给你,你找个目标试试就知道它的威力了!那绝对是调教猎物的必备武器哇……」
      「用不着!」出乎意料的是老孙头竟一口拒绝,淡淡道,「在我看来,春药虽然是调教美女的一种手段,但却不是必须的手段,过份依赖春药,本身就落入了调教的下品!兵法说『攻心为上』,调教也是这个道理!所以真正的高手,对猎物身体的凌虐、性慾的开发只是辅助手段而已,攻陷其心理上的防线、使其意志彻底崩溃,才是真正的终极武器!」
      阿威全身一震,犹如不认识般瞪着老孙头,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,蓦地喝声彩,啪啪的鼓起掌来。
      「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……」他由衷的道,「老孙头啊老孙头,我真想不到,原来你才是这方面的真正行家哇……刚才这番话就跟醍醐灌顶一样,让我猛然醒悟了过来,感觉自己整个眼光、见识都跟以前不同了……」
      老孙头失笑道:「有那么夸张吗?其实这只是理论罢了,你真要成为调教的高手,还要多加实践、尝试,不断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才行。而且还必须拥有一个绝佳的、完美的被调教对象,这样才能让你心中的黑暗慾望得到尽情发洩……」
      说到这里加重了语气:「所以,调教的最高境界,是由高明的『主人』和完美的『性奴』共同完成的、互相融为一体的无与伦比的艺术!
      「精彩,实在太精彩了!」阿威翘起大拇指,啧啧夸讚道,「我会回去好好咀嚼你的理论精髓,争取早日成为高明的『主人』的,至于完美的『性奴』,相信石家姐妹也一定可以愉快胜任的。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」
      他笑的十分开心,但老孙头却只是乾笑了两声,彷彿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,显得有些担忧。
      「其实,你有没有想过……」老孙头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,「石家姐妹有没有可能,是你同母异父的亲生姐妹呢?」
      「不可能!」阿威断然道,「我母亲只为那老杂碎怀孕过一次,而且几个月后就流产了。即便是真的生了下来,我计算过了,那孩子长大成人后的年龄,跟她们姐妹俩都不相符,所以我母亲不过是她们的继母而已,她们绝不可能是我的姐妹!」
      「喔……那就好!」
      老孙头嘴里虽这么说,但神色仍未释然。
      阿威用肯定的语气道:「那老杂碎结过三次婚,石家姐妹一定是前两任老婆生下来的!」
      「不是的!」老孙头摇头道,「我调查过了,老杂碎和他的前两任老婆都是A型血,而石家姐妹却都是AB型。因此她们俩绝不可能是那两个前妻生的!而你的母亲血型是B,跟老杂碎才有可能生出AB型血的女儿来……」
      阿威怔住了,在心里又默默计算了一遍,坚决道:「绝不可能是我母亲。因为这里面相差的年龄不是一两年,而是整整五年!我是不会搞错的!」
      老孙头按照阿威提示的时间年代,掰着指头也计算了一次,终于点点头道:「嗯,的确不是你母亲的骨肉。她在石家姐妹出生的时间段里都没有怀孕,这点我可以确定无疑。唉,人老了记性真是变差了,本来我早该想到的……」
      说完又骂道:「妈的,这个老杂碎,简直风流的可以!看来石家姐妹是另外哪个情妇偷偷生下来的……」
      阿威冷笑道:「就算她们真是我母亲的骨肉又如何?只要身上流淌着那老杂碎的血液,就是罪人!我就要她们替那该死的父亲,终身作我的性奴来赎罪!」
      老孙头目光闪动:「那如果她们跟老杂碎也没有血缘关係呢?说不定是他收养的孩子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……」
      「是亲生的也好,不是也好,现在对我来说都没任何区别了!」阿威双眼射出狂热的神采,森然道,「单凭她们胸前那对硕大无比的奶子,我,就已经宣判了她们有罪!这就是她们无法逃避的宿命!」
      老孙头微笑不语,心里却歎了口气。
      --他真的是因为上一代的仇恨,才如此执着的要向石家姐妹下手吗?还是说,复仇的情绪早已被时间沖淡,现在充塞胸臆的不过是种纯粹的、变态的慾望呢?这,或许连小威自己也不一定清楚吧……
      这时专车已经开到了老孙头家门前,停了下来。阿威道谢,拉开车门準备下车。
      老孙头又叮嘱了一次:「记着,至少在四个月内,不要再採取任何蛮干的行动!等风声过去了,我们再一起好好商量下一步怎么做!」
      「没问题!」阿威一口答应,「这期间我一定好好做个良民,保证禁绝违法乱纪的勾当。最多嘛,只会用一些正当手段去骗取这对大奶姐妹的好感,凭我的本事说不定也能手到擒来呢,嘿嘿嘿……」
      老孙头轻轻歎了口气:「你别小看了她们,尤其是石冰兰!要骗她未必就像你想的那么容易……」
      「好啦,我什么手段都不採取,你老人家总能放心了吧!」阿威翻着白眼嘀咕道,「其实我也并不急着擒获她们姐妹,反正她们飞不出我掌心的。再说,手里已经有了那么精彩的几件货色,不好好花点时间充分调教享用她们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好东西么?哈哈……」
      笑声中举手告辞,走向了后面自己的车子,潇洒的驾车离开了。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石冰兰坐在办公室里,翻看着桌上厚厚一叠案情报告,秀眉紧紧的蹙着。
      自接手案子以来,项目组已经开了不下数十次会议,结果却始终被色魔牵着鼻子走,这固然有「洩密」的因素存在,但这个对手智商之高也是无可置疑的。
      女刑警队长第一次对自己破案的信心产生了动摇,儘管她一直强行压制着这种想法,可是必须承认,两次正面交手的失利都给了她最沉重的打击。
      不过塞翁失马,林素真的被掳也使萧川的谎言不攻自破。社会舆论一致谴责这对夫妻充当帮兇,这样子给罪犯通风报信,也难怪警方迟迟都不能破案。
      有了这个理由对公众解释,警方算是获得了喘一口气的机会。赵局长也暂时收回了最后期限,但石冰兰清楚自己的压力依然相当巨大,尤其是女人大代表已经被绑架一个多月了,案情还是没有实质的进展。色魔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,再也嗅不到半点蛛丝马迹。
      显然,警方的大规模搜捕令他心存忌惮,暂时的偃旗息鼓了。但是这种心理变态的高智商罪犯是不会就此罢手的,肯定还躲在暗处伺机而动。
      这正是石冰兰不愿意看到的局面--无论是警方还是市民,紧张的弦都不可能绷得太久,只要一鬆懈下来,就难免又给了色魔可乘之机……
      想到这里,女刑警队长的眉头蹙得更紧了。她沉思片刻,眼光望向桌上的一个特大号的信封。
      这是上次在萧川家里,色魔遗留给她的「礼物」。里面除了自己那件溅满精液的奶罩外,还有一大沓的彩色照片。
      奶罩上自然没有留下指纹,那些乾涸的精斑由于遗痕时间过久,也已经失去了鑒定的价值;因此真正有用的也就是那一沓照片了。
      照片一共三十八张,是用高清晰度的彩色照相机拍摄的。当石冰兰第一眼看到它们时,她内心的震撼和愤怒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,甚至还超过了自己的奶罩被玷污的羞恼。
      --色魔留在现场的,竟然是三十八张大胸脯女人的裸照!
      经过比较认定,被拍摄的正是色魔绑架的八个女受害者,连女高中生萧珊都在其中。每一张照片都有意给这些不幸女人的胸脯来了个特写,一对对丰满硕大的乳房都被拍得立体感十足,在各自的照片上都佔据了将近一半的画面。
      然而,这还不是重点……
      更加让人震惊的是,每张照片上的乳房都在遭受着羞人的折磨!还不仅仅是一般的折磨,是各种各样的、淫秽不堪的凌辱虐待!
      有的是女受害者的胸脯被绳索五花大绑,本就高耸的双乳被捆之后显得更加突出;有的是在乳尖上夹着两个金属做的铁夹子,女受害者痛得号啕大哭;有的是在乳房上纹着刺青,色彩鲜艳的图案令人触目惊心;还有的竟然在娇嫩的乳蒂上残忍的穿了个洞,然后挂上铃铛或者乳环。
      最令人心神颤动的,则是一个明显正处在哺乳期的女受害者,两颗紫褐色的奶头正在渗出乳汁。她一边羞辱痛苦的哭泣着,一边用双手使劲挤压自己圆滚滚的肥大奶子,白色的乳汁从奶头里强劲的喷射出来,就像是喷水池龙头似的四散飞溅……
      所有这些都让女刑警队长无比震动,只感到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。在此之前她也接手过一些涉及性虐待的案子,可是从来也没有哪个罪犯像此次的变态色魔这样,专门针对女性的胸脯来下手。她也从未想过世上还有这么多残忍的方式,可以用来狎玩凌辱女人的乳房。
      每张照片的背面,还都打印着一行醒目的铅字。
      「奶大,就是女人的原罪!」
      --变态,疯子!这家伙一定是个神经不正常的疯子!
      这是石冰兰看到这行字后,在怒火中泛起的第一个念头。然后又转变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,这些天来始终纠缠着她。
      晚上她做噩梦的机率更加频繁了,而且以往只是在梦里被强姦,现在却急剧增多了性虐待的内容。她总是梦见自己和照片里的这些女人一样,乳房遭受到种种非人的折磨:捆绑,刺青,夹奶头,穿乳环,最后羞辱哭泣的喷射出乳汁……
      --大奶警花,你将来也会尝到这些手段的……哈哈哈……你会全部品嚐到的……
      梦里那恶魔般的怪笑声彷彿又在耳边迴响,女刑警队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,双臂本能的环抱到胸前,护住自己那对将警服撑得高高耸起的丰满乳房。
      她的身体也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,过了好几秒才平静下来,强迫自己埋首桌前,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那些照片上……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水声哗哗,雾气蒸腾。
      宽敞的浴室里,纯白大理石地面上有个正冒着热气的水池,正咕噜咕噜的涌出水泡。
      三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并排趴在池边,雪白的胴体已经被热气蒸成了粉红色。她们的手脚都像四足动物似的撑在地面上,光溜溜的屁股对着水池高高翘起。
      这是一种非常淫蕩的姿势,从后面看过去,可以很清楚的将每个女人的下体都一览无余,臀缝里的骚穴和肛门两个肉洞全都暴露在视线中。
      「唔,奶子是倩奴最大,屁股是真奴最肥…」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舒服的泡在水池里,嘶哑着嗓音对她们品头论足,「不过,皮肤却是珊奴最好……你们各有各的特色,哈哈哈……」
      喋喋怪笑声中,男人的双眼闪烁着淫亵的光芒,随手在三个圆滚滚的屁股上各拍了一巴掌,发出「啪、啪、啪」的三声脆响。
      女人们同时低呼了一声,白花花的臀肉一起颤动了起来,看上去说不出的淫靡香艳。
      林素真和萧珊分别趴在两边,母女俩一起羞耻的低下了头,发出嘤嘤的抽泣声。趴在中间的女歌星楚倩却十分温驯,浑圆肥嫩的屁股翘得更高了,而且还有意无意的微微摇动。
      阿威看在眼里,咯咯咯的又是一阵大笑,心里充满了得意。
      这个以往只能在电视里瞻仰,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傲女明星,现在已经成了他胯下驯服的女奴隶,不但无条件服从他的任何命令,有时还会主动的用肉体来取悦他,以求博得「主人」的欢心。
      这大概是因为楚倩在娱乐圈混了十几年,本来就比较「放得开」,既然短期内肯定免不了当性奴的命运,她索性全心全意的讨好起色魔来,这样起码目前的日子不会太难过,不管将来能否获救逃出去,少吃点眼前亏总是没错的。
      相比之下,女人大代表就没有这么厚脸皮了。虽然在色魔的皮鞭下,她也很快放弃了一切尊严哭泣求饶,无比屈辱的过着奴隶般的日子,可是她始终只是在被动的承受。
      而且,从受人尊敬的副市长夫人沦落为悲惨的性奴,这种巨大的转变也令林素真不堪忍受。特别是还要跟亲生女儿一起被色魔肆意蹂躏,每当想到母女俩的身体竟然被同一个男人佔有了,那种羞愧欲死的感觉真是难以用笔墨来形容。她宁肯自己再接受十倍的侮辱,也不想当着女儿的面露出种种丑态。
      可是阿威却偏偏喜欢「母女通吃」,几乎每一次都把母女俩叫在一起同时玩弄。丑恶的肉棒刚从妈妈的阴道里拔出来,马上又捅进女儿娇嫩的肉缝,轮流佔有着两具美丽迷人的肉体,最后在母女俩的哭泣狂叫声中射出精液……
      「三只不要脸的母狗,竟然把身体搞得这么髒,真是不可原谅!」
      阿威轮流揉捏着她们三个人的赤裸屁股,享受着手上美妙的触感,嘴里却故意骂了起来。
      「他妈的,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你们身上的骚味。瞧瞧你们的这两个肉洞……啧啧啧,最下贱的娼妓都比你们乾净些!」
      听到这样的辱骂,不但林素真母女无地自容,这次就连楚倩都羞红了脸。她们被囚禁以后,虽然天天也都有被带出来洗澡,但卫生条件毕竟不如外面好,加上色魔随时都会心血来潮的对她们发洩兽慾,每个人的身上都难免留下了一些污迹。
      「贱母狗!自己连澡都洗不乾净,还要我这个作主人的帮你们一把……」
      阿威羞辱着她们,随手抓起池边的一根软橡皮水管,一拧龙头,白花花的热水立刻喷了出来。
      「啊呀!」
      三个女人一起发出惊呼,滚热的水柱猝不及防的喷到身上,就好像突然给人抽了一鞭似的,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侧身躲避。
      「躲什么躲?你们给我洗啊……洗啊……」
      阿威大声狞笑,手里的水管射出一道道水柱,强劲的沖刷着三具成熟性感的胴体。他就像玩水枪一样,专门瞄準她们的臀缝喷去。
      虽然热水浇在股沟上并不痛,但阴毛却被沖得七零八落,水柱有力的喷射着娇嫩的阴部和肛门,蹂躏着这两个最羞耻的部位。
      三个女人惊呼得更大声了,不由自主的都转过身来正面对着水池,但马上又被水花浇了个劈头盖脸,眼睛都快睁不开来了,鼻子嘴巴也呛了不少水。
      「他妈的,难道还要我给你们洗澡不成……都给我洗啊……」
      阿威反覆的怒吼,水管又对準了她们赤裸的胸脯,三对形状各异的丰满乳房被水柱冲撞得不停颤抖,沉甸甸的悬挂在胸前晃来晃去。
      楚倩最先回过神来,赶忙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一筒沐浴液,倒了点液体在掌心里,开始在迎面洒下的水花里擦洗自己的身子。
      「叮呤,叮呤……」
      随着胸前滚圆豪乳的抖动,拴在奶头上的两个小铃铛也有节奏的响了起来。楚倩有意讨好色魔,两手大力搓揉着自己饱满硕大的双乳,铃铛的响声更加急促了。
      阿威哈哈大笑,水管对準她沖洗了一阵,然后又转向另外两个女人。
      「你们俩也别呆着,给我学着点!」
      咆哮声中,林素真母女被迫也擦上了沐浴液,一边低低的饮泣着,一边清洗自己饱受屈辱的肉体……
      整整一个钟头过去了,这次洗澡才宣告结束。三个女人遵照色魔的命令,又像狗一样在池边趴了下来,雪白的裸体上挂满了星星点点的水珠,光溜溜的屁股依旧高高的翘向半空。
      「嗯,让我来检查一下,你们到底洗乾净没有?」
      阿威嘿嘿淫笑,分别将她们的屁股掰开,让那小小的菊穴彻底裸露出来。灯光下看得分明,三个女人的肛门都略有些红肿,显然都曾经遭受过坚硬物体的入侵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
      林素真忽然全身一颤,感觉自己肥嫩的臀肉被大大的分开,一股冷风直灌进屁眼,跟着色魔的鼻尖竟然凑了过来,唏唏唆唆的像是在嗅着什么气味。
      「唔唔,粪便的气味是没有了,但是前面这个浪穴的骚味还是很重……」
      林素真羞得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堂堂的副市长夫人竟然会对罪犯撅着光屁股,让他这样子检查自己的肛门和阴部,这实在超出了她心理承受的极限。
      「过来,帮你妈妈舔一舔……」
      阿威揪着萧珊的头髮,把她拖到了女人大代表的身边,强迫她低头接近母亲的臀缝。
      「不要……求你别这样,不要……」
      林素真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,肥硕的大屁股拚命的左右摇摆。自从被绑架以来,她的前后两个肉洞都已多次遭到玩弄姦淫,可是还从来没有被亲生女儿近距离接触过。虽然女人的尊严她已经被迫通通放弃了,但身为母亲的潜在心理却还没有完全消失。
      「妈的,动什么动?给我老实点……」
      阿威不耐烦的喝叱着,重重的在女人大代表的肥臀上拍了几巴掌,跟着又探手胸前,一把捏住了她柔软饱胀的大奶子,指尖狠狠的掐着乳头。
      可是林素真却依然哭叫挣扎着,怎么也不肯配合,手脚用尽全力的抵抗。
      阿威勃然大怒,转头冲着楚倩喝道:「你帮我一起抓住这头母狗,我要好好的教训她!」
      楚倩应声站起,二话不说的就向林素真扑了过去,将她的上身紧紧的抱住。
      「放开我……放开……」
      女人大代表被搂得喘不过气来,紧接着两条腿又被阿威牢牢的抓住了,那铁钳般的大手只一扭,她就痛得哇哇大叫,眼泪鼻涕一起涌了出来。
      还不到半分钟,这场实力悬殊的较量就结束了。母亲的身体再也动弹不得,只能绝望的摇着头,任凭女儿默默的俯首在她双腿间,伸出舌头舔着阴毛丛中的肉缝……
      「啊……珊儿不要……噢噢……啊……停下来……啊……珊儿……」
      圆滚滚的屁股性感的摇晃着,林素真发出羞愧和快感交杂的哭泣声,突然张嘴一口咬了下去,咬在抱住她不放的女歌星肩头。
      楚倩痛得嘶声尖叫,两手胡乱的撕扯着对方的头髮。一时间浴室里乱成了一团,三个赤裸裸的女子你推我搡的挤在一起,白花花的肉体互相摩擦交缠。
      「岂有此理,你们这些教不好的母狗!」
      阿威怒气沖沖的爬出了水池,大踏步的走到门边拎起了放在那里的皮鞭,猛地回身,一连几鞭向林素真和萧珊狂抽下来。
      「劈啪!」「劈啪!」
      可怜的两母女同声哀嚎,连滚带爬的左躲右闪,光滑的肌肤上又绽开了一道道血痕。整间浴室里响彻着鞭打声、怒吼声和哭叫声,久久也没有停歇……
      过了好半晌,阿威的慾火和怒火才平息下来,抛去鞭子,既感到心里变态的慾望得到了极大满足,但同时也感到相当的遗憾。
      --干!要成为真正的顶级调教高手,看来比想像中更难咧!
      阿威不禁有点沮丧。自从那天聆听到老孙头关于调教的高论后,他真有茅塞顿开的感觉,回来后就孜孜不倦的照此施行起来,希望能像老孙头说的那样,不靠药物就把这三个精彩的猎物调教成完美的性奴。但是连续多天下来,进展却是差强人意,今天的「阶段测试」更是搞的一团糟。
      其实,林素真母女若是分别接受调教,都还算比较「乖」,除了会不停哭泣外,对大部分凌辱方式都逆来顺受。可是只要把母女俩凑在一起,她们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情绪反弹,怎么也不肯乖乖配合了,甚至还会出现刚才那样的激烈抗拒。这大概是母女天性在起作用,一时很难「纠正」过来。
      至于女歌星楚倩,倒是对阿威言听计从、俯首帖耳,甚至真的被调教出了一定的被虐倾向,性感的肉体在适度的SM下会真正兴奋起来,并迅速达到高潮。但是阿威总有些怀疑,这女明星或多或少带着演戏的成份,未必就有性奴对主人的那种「忠心」。她将来若有机会获救,恐怕很容易就会摆脱性奴的阴影。
      而注射了「原罪」的猎物,对药物会产生一辈子戒不掉的依赖感,不管心理上如何倔强,肉体也会完全彻底的屈服。而且,平常还会被旺盛的性慾折磨的死去活来,单是欣赏着她们犯瘾后那种崩溃狂呼、拚命哀求的模样,就是人生的一大乐事。只要能让猎物长期处于这种状况下,量变终将引起质变,心理上的沦陷也将是迟早的事。
      --算了,还是先给林素真母女注射原罪吧……顶级高手也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,我完全可以在更多的猎物身上慢慢学嘛……再说完全放弃研究了这么久的原罪,也实在太可惜了……我不妨双管齐下好了,最终也一样能成功的!
      想到这里,阿威打定了主意,拿起铁链将精疲力竭的林素真和萧珊捆了个结实,然后狞笑着取来了两支明晃晃的注射器,逼向了目露惊恐之色的两母女……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