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景缎 第八十一章

    时间:2018-06-14 杨小鹃看着赵婉雁走来,不知她有何意图,心中忐忑,紧咬下唇,狠狠盯着她看。赵婉雁也不以为意,微笑道:「姑娘,你别担心,马上 就没事了。」弯下腰,把小白虎放下地来,摸摸它的头,轻声道:「好宝宝,你要看好喔,我跟向大哥过来之前,如果有人来了,赶快来通知 我们,知不知道?」小白虎仰起头来,哇呜一声。
      赵婉雁急着找向扬来救人,向杨小鹃道:「姑娘,你再等一下,我去找向大哥来。」立时转身出门。杨小鹃愕然不解,也没想到向大哥是 谁,心道:「这些王府贼子,又在搞什么鬼?这个姑娘言语温文,似乎甚是和善,难道真是来救我么?」
      小白虎在地上走来走去,又打了个滚,似乎百般聊赖,无事可做,踱了一阵,趴在地上,抬首望着杨小鹃。杨小鹃见它颇有灵性,也觉有 趣,心道:「这小猫倒挺有意思。」
      忽见小白虎跳将起来,落在杨小鹃双腿上,人立起来,两只前脚不停往她身上扒,不停叫唤。杨小鹃被它弄得一阵发痒,不禁笑了出来, 叫道:「小猫,你干什么啊?」
      小白虎不停扑扒,杨小鹃穴道受封,不能动作,一时不稳,躺倒在床上。小白虎趴在她腹上,便不再动。杨小鹃不觉好笑,心道:「这只 小猫把我当床么?」
      忽觉小白虎又向前爬了几下,一颗头埋在她胸前,用脚爪扒了扒。杨小鹃忍不住「啊」地惊呼出来,虽是动物,也不禁有些惊慌,低声叫 道:「走开一点啦!」
      小白虎在她胸口嗅了嗅,两只脚爪去拨开她胸前衣襟。杨小鹃又惊又羞,叫道:「喂……你……啊、啊……」呼唤之间,但觉胸脯微凉, 衣衫已经被小白虎弄开。小白虎看着两个娇小的乳房,呜呜叫了几声,伸出右前爪碰了一下。杨小鹃不知如何是好,心道:「这只小猫可古怪 得很。」
      她自然不知小白虎是由赵婉雁哺乳,现下赵婉雁不在,小白虎却觉饿了,自然而然地注意起杨小鹃的乳房。小白虎好奇地触碰着杨小鹃细 嫩的肌肤,力道甚轻,杨小鹃却不由得感到有些异样,轻轻呻吟一声,两个小小的乳尖慢慢挺立起来。
      小白虎虽觉眼前双乳和平日感觉不同,却也想不了这许多,朝她右乳舔了舔。
      杨小鹃身不能动,那种奇异的感觉无处发洩,只有从口中声音表达,细微的喘气一丝丝传了出来。
      小白虎舔了几下,轻轻含住乳头,吸吮起来。杨小鹃只觉乳首一阵温热,又有些酥痒,不觉大羞,歎气似地轻轻喘着,低声道:「不要… …嗯……」由于手足无法活动,身体所感受到的分外清晰,细小的汗珠自肌肤渗出,心中迷惘,不知它要做什么。
      忽然之间,杨小鹃脑海里浮现了当日身中春药时,自己在向扬之前媚态横生的模样。在药力影响之下,她对当时情景的记忆十分模糊,只 知道自己在向扬眼前的表现放浪不堪,虽是药力作祟,向扬也不放在心上,但她每当见到向扬,却也不免暗暗害羞,心中另有一番思虑。这时 小白虎意在吸乳,却带给杨小鹃一阵特殊的兴奋,口中「嗯、嗯」地含糊呢喃,不知不觉胡思乱想起来:「如果……
      如果是向公子对我这样,会是什么感觉呢……「
      想着想着,杨小鹃红晕上颊,喘声渐乱,娇态毕现。小白虎吸不到乳,似乎也不死心,边吸边舔,弄得杨小鹃越发失神,幻想到了迷乱之 际,一时忘情,娇声道:「向公子……向……公子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      正感逐渐迷糊时,房门忽然打开,向扬和赵婉雁迅速闪进。两人看到眼前景象,同时轻呼,赵婉雁更是满脸通红,叫道:「宝宝不要闹, 快过来!
      「小白虎听到呼唤,立时掉头奔向赵婉雁,跳了起来,往她怀里磨娑着。
      杨小鹃陡然见向扬来到,顿时从幻想中清醒过来,羞得双颊发热,慌忙道:「向、向公子……」想要遮掩自己胸部,却也无能为力,只见 向扬尴尬地别过头去,道:「婉雁,先……先帮杨姑娘穿一下衣服罢。」
      赵婉雁「哎呀」一声,连忙放开小白虎,上前拉好杨小鹃的衣衫,连声致歉道:「真对不起,它……这……它大概是饿啦。真的对不起… …」杨小鹃早已窘得不知怎生应对,支吾道:「算……算啦……没关係……」
      向扬伸手出指,给杨小鹃解了穴。陆道人只用了几分功力,以向扬内功,解来尚不费力。杨小鹃急忙起身,虽已穿好衣服,还是举手遮着 胸前,含羞垂首,低声道:「向公子,多谢啦。」抬头看着赵婉雁,又道:「谢谢这位姑娘。你… …你是谁?」
      向扬道:「杨姑娘,这位赵姑娘是靖威王府的郡主。」杨小鹃一怔,道:「你是……郡主?」赵婉雁低声道:「是啊。杨姑娘,我哥哥他举止多有不敬,请你见谅。」说着躬身陪罪。杨小鹃对她本就全不气恼,连忙道:「赵姑娘,不必这样啦!」
      忽听长廊一端传来一阵脚步声,有人向这里走来。向扬低声道:「婉雁,我们得先离开,事情一了,我再来找你。」赵婉雁点点头,轻声 道:「快走罢,别给发现了!」向扬微微一笑,道:「我走了。」打开窗子,飞身越过,杨小鹃跟着窜出。
      赵婉雁关上窗子,听得小白虎在脚边不住呼叫,弯身将它抱起,在它额头上拍了一下,道:「以后别再这么不乖了,知不知道?」小白虎 低声呜地一叫。
      向扬和杨小鹃施展轻功,奔出府外,齐往客栈疾奔。杨小鹃低声道:「你怎么找得到我?」向扬道:「我一直跟在你后面,只是不能暴露 行蹤,否则要对付那两个侍卫,其实不难。」杨小鹃道:「你武功这么厉害,直接把他们灭口,不就行了?」向扬歎了口气,道:「他们毕竟 是婉雁府里的人,虽然可恶,也无大过,且放过他们这一次,日后再动手就是了。」
      杨小鹃脚下不停,低声道:「那赵姑娘跟你很好,是不是?」向扬应道:「是。」杨小鹃嗯了一声,忽觉心中一阵苦涩,歎道:「真好。 」向扬奇道:「怎么了?」杨小鹃摇摇头,笑道:「也没什么。」
      两人轻功俱佳,不多时回到客店,众人都聚在一间大客房,乃是韩家父子所住。石娘子见杨小鹃回来,首先道:「四妹,有没有吃亏?」 杨小鹃笑道:「有向公子帮我,怎会吃亏?」石娘子道:「以后行事谨慎点,别再惹事了,莫要露了行迹,可不易救出任大侠。」杨小鹃吐了 吐舌头,道:「我知道啦!」
      向扬四下环顾,向文渊道:「师弟,韩师伯不在么?」文渊道:「韩师伯往天寿山察探,尚未回来,我们也还没见到。」韩熙道:「入夜 之前,家父应会返回,现下只有先等着了。」
      众人各怀心事,等待韩虚清现身,到得申牌时分,仍无动静。杨小鹃皱眉道:「再这么等下去,要等到何时?不如我们之中谁到外面去找 找。」凌云霞随即道:「不成,在京城里露面,随时会被皇陵派见着,很容易被注意到。」华瑄坐在桌边,托着脸道:「可是,韩师伯到底什 么时候才回来哪?」韩熙微笑道:「华师妹,你很想见我父亲么?」华瑄还没回答,小慕容便道:「既然都是要见到的,又有什么想不想了? 」
      文渊见小慕容总要打韩熙的岔,微微苦笑,正作没理会处,却见向扬神情凝重,似乎想着什么事。文渊问道:「师兄,怎么了?」向扬道:「方纔到了靖威王宅邸,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」文渊道:「譬如何者?」向扬道:「我也说不上来。唉,若没急着出来,该跟婉雁问几句 话。」
      文渊还待再问,忽听「砰」地一声,门板被一名青衫汉子撞开,状甚狼狈,勉力站定,朝韩熙躬身为礼,道:「少爷,老爷命小人传话, 已寻到任先生所在,是在长陵……地……」这「地」字勉强清楚说出,一丝黑血自嘴角流下,颓然倒地。
      韩熙连忙上前,叫道:「长陵地宫?」那汉子用尽全力,点点头,便再也抬不起来了。紫缘一拉文渊衣袖,道:「文公子,他受伤了,得 快救他……」文渊也已趋前,扶起那汉子,一探脉息,脸色登时沉了下来,道:「韩师兄,这位先生已经……」
      韩熙道:「死了,他是家父的一名属下。」说着背起长剑,道:「家父定然到了长陵,发现了任师叔,派他回来传话,却遭了敌人毒手。 」
      石娘子取出一张手帕,沾了那人嘴边一些黑血,放到鼻端一闻,只觉腥臭难当,气如腐鱼,不禁皱眉,道:「他是中了剧毒而亡,皇陵派 中会使此厉害毒药的,只有一人。」
      忽见那门板上木屑纷落,木质如受侵蚀,渐转灰黑颜色,随着一股腥风吹进,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:「承蒙石大庄主抬举,贵宾光临京城 ,葛元当特来接待。」
      但见一个白鬚老者自门边转出,头戴黑巾,身穿黑衣,阴气森森,正是当日和文渊会面过的葛元当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电影在线观看 免费_在线av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av 天堂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